精品课例 | 唤醒体验,精选素材

新作文杂志社 2018-11-07 08:00:56




个人小传

游云云,广东省深圳市光明新区实验学校语文教师,深圳市十佳青年教师,深圳市初中语文学科教坛新秀。先后获得深圳市文言文阅读教学特等奖,广东省初中语文复习课教学一等奖。在《语文学习》《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等杂志发表论文十余篇。目前正在进行“基于习作问题解决的记叙文写作微课程开发”省级课题研究。

唤醒体验,精选素材

一、导入


师:(穿着西装)同学们,今天的我和昨天见面时相比,是不是更帅一点?

生:(笑)是!

师:这充分说明—— 主旨一样,选材不同,效果就不一样。今天我们讲选材。请问,什么是选材?

生:找一些切合生活实际,有情感色彩的东西写进作文。

师:你解释了什么是“材”,那什么是“选”?

生:很多种里面选择一种。

师:对!“选”的意思是在一组或一群中挑选。“选材”就是按照题意要求,选择最合适的素材。


二、出示文题,问题诊断


师:本次作文,认为自己的作文既符合题意,又选择了素材的同学请举手。(三名学生举手)同学们,这就是问题所在,本次作文就暴露出了这一问题。接下来,我们一起来看看大家的作文题目。

(屏显作文题目)

《童真去哪儿了》《童年去哪儿了》

《童年的快乐去哪儿了》《最初的你去哪儿了》

《以前的我们去哪儿了》《曾经的倔强去哪儿了》

《时间去哪儿了》 《笑声去哪儿了》

《微笑去哪儿了》《笑容去哪儿了》

《眼泪去哪儿了》《你去哪儿了》

《我去哪儿了》 《那份回忆去哪儿了》

《星星去哪儿了》 《星星都去哪儿了》

《森林去哪儿了》《蓝天去哪儿了》

《春天去哪儿了》 《风景去哪儿》

《民族精神去哪儿了》《人性去哪儿了》

《奋斗去哪儿了》《爱去哪儿了》

《诚信去哪儿了》 《选择去哪儿了》

《勇气去哪儿了》《尺度去哪儿了》

《幸福去哪儿了》《温暖去哪儿了》

《味道去哪儿了》 《付出去哪儿了》

《梦想去哪儿了》 《父爱去哪儿了》

《落花去哪儿了》 《作业去哪儿了》

《树梢上的叶儿飞去哪儿》《发夹去哪儿了》

《埃菲尔铁塔去哪儿了》《年味儿去哪儿了》

《小巷去哪儿》 《我家去哪儿了》

师:来,我们一起齐读这些题目。(读着读着,学生暗笑)

师:读完之后,感觉怎样?

生:很多重复的。

师:女孩子的第六感就是强!确实有很多重复的。我对这些素材进行了归类分析。如果按“主题”归类分析,就是“童年真是美好,自然环境变糟。亲情去哪儿了,细微之处寻找。朋友闹出误会,友谊有点微妙。初三转瞬即逝,奋斗才能考好。”符不符合你们本次作文的实际情况?

生(齐):符合!

师:再按“来源”进行归类分析。

(屏显)



师:这个“选材模型”,纵向以“时间”为参照,横向以“范围”为参照。你们有没有发现问题?

生:没有!(生笑)

师:(笑)不能发现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同学们,我们一起看,问题在这——我们的素材,来源于班级、学校生活的基本没有,主要集中在童年、家庭和自然,这跟题目有关系。 “——去哪儿了”有一种淡淡的怀旧的味道,青春期的我们,一怀旧,就回到了童年。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横向上去扩大选材的范围。这次作文,也有选材比较好的。我们掌声有请谢佳杰同学朗读他的作文《年味儿去哪儿了》。

 

三、例文品析,唤醒体验


(一)去粗取精


年味儿去哪儿了

谢佳杰

和往常一样,我与父母看了春晚,倒计时一过,就匆匆洗漱睡觉。深夜的村庄显得异常冷清,只有零星的几个小朋友玩着烟花,但那五彩斑斓的红花也只在空中闪烁几下,就消失在无边的黑夜里,显得非常脆弱,似乎只要有人轻轻一碰,就会消失殆尽。我望着漆黑的天空,有点茫然,年味儿去哪儿了?


回想小时候,爷爷奶奶还住在泥和瓦砌成的房子里,过年时大家都会回家,但客厅又颇小,于是只能大家挤在一起。吃饭时,搬出一张大桌,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热腾腾的年夜饭,虽然时不时会因空间狭小摩肩接踵,但都互相报以微笑。那时,家小,但我感到了家人的温暖,空气中都是饭菜的热气和人们哈出的暖气,小小的空间被爱填满。这时的我,总会和父母坐在客厅的板凳上看春晚。零点刚过,爷爷就点起炮仗,噼里啪啦地把我们迎进新年。长辈们拿出红包一一分发,到处都洋溢着“恭喜发财”的声音,好不热闹!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过去,曾经的年味儿都去哪儿了?为什么今年没有了这些气氛?这些是什么时候从我们身边,从我们指间,从我们记忆中,随着时间悄悄溜走的?望着无边的黑夜,我睡不着,穿好衣服来到院子里。因为今年回家乡的亲戚很少,爷爷就没点炮仗。我拿起一支烟花,点燃,看着火花在黑夜中闪闪发光,我想找回一丝年味儿,但我错了,烟花点完,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手中的火柴,幻想被扑灭了,四周冷冷清清。我竟想起了电脑游戏,很是可笑。


人们都说叶落归根,小时候过年我总是想回家乡,因为家乡热闹,温暖,有年味儿,总比在钢筋水泥中快活。可如今,我发现我的根断了。父亲曾问我:“你长大了还回这里吗?”我的回答是“会”,但现在我动摇了,家乡越来越留不住我了。每年我都回家乡两次,却感受不到如以前一般温暖、热闹。我越来越趋向城市,慢慢地忘记了家乡。而家乡年味儿的消逝,更促使我离开家乡。


我又点燃一支烟花,绚丽的火花在黑夜中绽放,年味儿,又在这点点滴滴中,弥漫开来。

 

师:谢谢你的分享,请坐!读自己的文章,感觉就是不一样!同学们觉得这篇作文选材好不好?符不符合题意?

生:我觉得选得挺好。很多人从农村来到城市打工,孩子跟随着走出农村,这大概是社会的现况吧。

师:符不符合题意?

生:挺符合的,有扣题。他每一段都会提到年味儿。

师:你讲的是形式上扣题了,我问的是选材符不符合题意的要求。

生:年味儿去哪儿了,他主要是在反思:过年时,家乡的那种气氛、情感为什么与过去截然不同。

师:你说到了关键。以前有,而现在没有了,所以才问为什么年味儿去哪儿了。有没有同学有不同意见?这篇文章真的就这么好吗?

生:我觉得他用“年味儿”这个题目,范围太大了,没有办法从细节入手,这样的话,就很难突出中心。

师:“年味儿”太宽泛了,很难写具体,但我们仍然要感谢佳杰同学,他为大家提供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交流话题——“年味儿”。接下来我们就围绕“年味儿”进行交流。我的问题是,和以前相比,你有没有感受到现在年味儿变淡了?你是从哪些方面感受到的?

生:我觉得现在物质生活丰富了,信息技术越来越先进,所以我们现在更加倾向于物质,看淡了过年那种内在的感受。

师:你说得还是太概括,能不能具体一点,你是从哪些方面感受到物质变强了,精神变淡了?

生:我们现在更多地向往物质的东西,而忘记了过年真正的意义。

师:再具体一点。

生:我们过年是为了家人的团圆,而现在少了欢聚的气氛。

师:这样就稍微具体了一些。还有没有?

生:我认为一个明显的变化是买春联。以前小时候去逛花街,卖家和买家都带着微笑,有一种传播祝福的感觉,但最近像是为了完成过年的这个传统任务一样,怎么讲呢?就是有一种官方、客套的感觉,只是为了买卖而买卖。

师:以前有精神交流,现在就是买卖。关于春联,还有没有同学有话想说?

生:以前在一些小巷里,老房子前面,很多老人都在写春联。现在很少见到这样的场景,都是去花街买现成打印的那种。

师:你跟我想一块了。我小时候春联都是写的,长胡须的老先生写,很多人围着看,叫好,现在基本都是印刷的。

生:以前大家一起吃年夜饭,都会说很多话,比如自己去年发展的怎么样呀。最近呢,就是你捧着一部手机,我捧着一部手机,大家一起玩游戏。像是在熬一场年夜饭一样,熬到结束,把盘子清空了才能离开,就觉得年味儿很淡。

生:还有就是面对面,低着头,看微信,抢红包,家人之间没有交流了。

师:大人们都在干什么?

生:打麻将。

师:大人打麻将,小孩抢红包。年味儿变淡了,还有吗?

生:我的家乡在北方,以前过年都会扭秧歌,每家都会派出一个代表,必须派出一个代表。现在就很少组织这些活动,一般都出去旅游了。

师:你扭过秧歌吗?

生:没有。

师:看过吗?

生:看过。

师:你看到的扭秧歌的场景可以在作文中描绘出来,这个很重要。

生:我觉得客观的因素已经讲了很多了,最重要还是主观。因为我们已经是青少年了,很多童年时感兴趣的东西,比如放烟花,现在都已经不感兴趣了。从自身原因来说,也会感觉年味儿变淡。

师:感觉年味儿变淡了,是因为我们长大了。

生:我觉得家乡的传统有变化。我小时候,大概五、六岁,回家乡就会到祠堂去,因为我是本地人,回祠堂要吃濑粉,高明地方特产。小时候爸妈就告诉我,这是过年的习俗,每一年都要吃的,然后我就记住了。到了现在,就连年夜饭都是我们一家三口吃,也没有回家乡,即使它离我家很近,只有四十分钟车程。吃完年夜饭,爸妈出去买年花,就我一个人在家看春晚。就觉得身边没有那种很温暖的气氛,没有人对你嘘寒问暖,也没有人问你过去的一年都发生了什么,就感觉年味儿淡了很多。

师:感受太真切了!还有没有?

生:以前都有派利是嘛!约着一起出来喝喝茶,派派利是封,说说吉祥话。现在就只需要在微信里发个红包,打几个字给你,就当陪你过了一个年一样。(学生大笑)

师:你这个感受太真切了。同学们,我们进行下一个练习,能不能把你感受最深的变化作为素材写进这次作文。我有一个示例,来自谢佳杰同学的作文。我们就按照这个格式,拟题目、选素材,限时五分钟。

(屏显)


题目:《爷爷的笑容去哪儿了》

素材:在过去,腊月一到,爷爷便每天笑呵呵地准备食材。我们回家那天,他笑容满面地到村口迎接。过年我们欢聚一堂,爷爷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欢喜劲儿。而现在,姑姑伯伯都在外地帮忙带孙子,赶不回来,氛围冷清,爷爷备感惆怅,脸上没有了笑容。他喃喃自语:“这年是越过越没滋味喽!”


师:举手的很多,我建议第一个机会给谢佳杰同学。

生:我的题目是《爷爷的炮仗去哪儿了》。零点一过,爷爷就会拿出一长串炮仗,从屋前放到屋后,红红的炮仗寓意新年吉祥,也映红爷爷的脸庞,这时,他的脸上洋溢着微笑。可今年爷爷拿出买好的炮仗,独自来到屋前,摇摇头,又把炮仗搬回屋里。爷爷的笑容不见了,留下的是一脸的惆怅。我坐在客厅里,望着这一切,也许下一年,爷爷连鞭炮也不会买了吧。

师:爷爷的炮仗,“炮仗”是本文的什么?

生:线索。

师:非常好!你抓住了物线。

生:我的是《除夕夜的乐趣去哪儿了》。过去一家人会围在一起看春晚,长辈们会根据表演的内容,谈谈过往,陷入怀旧的气氛。差不多的时间,就相约到花街去,就算摩肩接踵,也很快乐。等到零点将近,再与赵本山相约。而如今只剩无尽的吐槽,每年差不多的舞蹈,没意思的小品。大人们打着麻将,我索然无味只好早早回房。等到零点将近时,只是走形式般的许愿祝福。

师:其实也可以重点谈一谈“春晚的乐趣去哪儿了”。

生:我写的是《墨香味儿去哪儿了》。以前过年上街买春联,摊主总是饱蘸浓墨,大笔一挥,留下一幅带着淡淡墨香味儿的春联。如今过年上花街,在成堆的春联中,挑选一幅印刷体春联,虽然精致,但少了墨香味儿,没有温度。

师:题目中加“春联”二字,“春联的墨香味儿去哪儿了”。


(二)去旧取新


师: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篇作文,《小巷去哪儿了》。罗文超,文采超群!

(屏显,罗文超朗读)


小巷去哪儿了

罗文超

我家旁边本有一条平凡而简陋的小巷,承载了我太多童年的记忆。可如今,物是人非,那一条平凡的小巷,去哪儿了呢?


早晨,当东方泛起鱼肚白时,沉寂一宿的小巷揉揉惺忪的睡眼苏醒了。早起的人们已经出门,小巷里回响着人们互相打招呼的声音。接着,买早点的阿伯蹬着三轮车进入小巷,他富有节奏感的吆喝感染了小巷,小巷开始变得活泼起来。来来往往的行人渐渐多了,提着公文包顺着小巷匆匆往外赶的,抱着盆子穿过小巷去河边洗衣服的,推着车子停在小巷叫卖的……对于我们孩子来说,最吸引我们的是那卖麦芽糖的。他的吆喝独具特色,先摇响一串铃铛,再用那浑厚的男声吆喝道:“麦芽糖喽!”他的手艺十分高超,所到之处,必能吸引众人围观。他能把麦芽糖做成许多图案:小猫小狗,猴子捞月……有一次,他把刚做好的“龙凤呈祥”高举叫卖,人人争相要买,那场面不亚于一个小小拍卖会。

 

现代化的列车开到了我的故乡,车轮无情地碾过小巷以及小巷的一切,把它压成一张张图片,留存在我的记忆里。


列车拉近了我们与省城的距离,也拉来了房地产开发商。他买下了小巷以及附近的大块土地。合同一签下,小巷的角角落落,都被画上了大大的圆圈,圆圈里写上一个个大大的“拆”字,接着它们就被严严实实地围了起来。机器昼夜轰鸣,从我家的阳台看向工地,到处都是沙堆,混凝土堆,我不禁问自己:“小巷去哪儿了?”


这位地产商之后,形形色色的商家赶到我的家乡买地。高耸的商品楼、写字楼代替了低矮的平房,笔直宽阔的柏油路代替了小巷,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好,但恍惚间,我又觉得失去了什么。因为住进了小区,那些蹬着自行车叫卖的人进不来了,小区的早晨格外安静,但是我又多么想听一听那些熟悉的声音,尤其是那“麦芽糖喽”的吆喝声,以及那熟悉的铃铛。有时正在发呆,耳边似乎传来那铃铛的声音,我下意识地去阳台张望,然后又懊恼地摇摇头,告诉自己:“他不会再来了!”


小巷是那么富有生活的情味,可如今,它和其他许许多多的小巷一样,消失了。我曾无数次在心中呼唤:“小巷啊,你去哪儿了?你承载了我那么多美好的记忆,我怎么能把你忘记!”

 

师:我是你的粉丝呀!你这么敦厚,但文采这么好!采访一下,你是怎么挖掘到这个素材的?

生:因为我家的祖屋前几年拆迁了,小巷两边都建了商品房,我有感受。

师:非常好,有自己真实感受,抓住关键点来写。碰巧,他抓取的这一点很重要,重要在哪儿?同桌告诉他。

生:就是很真实呀!然后……就这样。(生大笑)

师:很真实,很有真切感受。还有没有同学补充,这个素材好在哪儿?

生:他通过小巷这个比较小的地方,折映出时代变化。他抓住了城市建设中的热点。

师:对!写出了热点给自己、给自己的家庭带来的变化,这就是这篇作文给我们的启示——去旧取新,抓住社会热点,以小见大。接下来,我们就进行一个自主练习。

(屏显练习要求)


请按以下问题的指引,小组合作,精选素材。

1.目前,你接触或听说过哪些社会热点话题和热点现象?

2.这社会热点问题有没有给你或你家的生活带来变化,给你和你家人的情绪带来变化?

3.你要怎样把这种变化作为素材写进本次作文呢?


师:先独立完成,然后小组交流,给六分钟时间。(时间将近)有同学想发言了,好,你想说就说吧!

生:我写的是《老房子去哪儿了》。过去在佛山老区有许多“锅耳房”,是我爸爸,甚至是我小时候的游乐园。那些老房子很凉快,也很好玩。上海的老弄堂过去是妈妈那辈少女心泛滥的地方,也是我回上海时经常去玩的地方,而如今却被上海新天地、岭南新天地所占据。虽然也有一些老房子,但那是重新建起来的,总是没有以前的味道。

师:见多才能识广!“锅耳房”你了解得很清楚,是不是?

生:小时候见过。

师:要不就《锅耳房去哪儿了》,结尾以小见大,联想到上海的弄堂……

生:北京的四合院,广州的骑楼。

生:我想写一个《家乡的面包去哪儿了》。因为我家乡有一个手艺人是做面包的,手艺是从他爷爷那里传下来的。他以前都走街串巷嘛,像卖麦芽糖的那些。他的面包没什么修饰,也不觉得好看,但吃起来,外面酥脆,里面松软,很好吃,很多人去买,我回家乡也一定要买来吃。等他做了爷爷,他的那些子孙嫌辛苦、不赚钱,都没有回来传承他的手艺。听说他去年去世了,手艺也失传了,我觉得很可惜。

师:能不能以小见大?

生:能。现在科技发达了,像面包什么的都是批量生产,古老的手艺不再被重视,也没人传承,现在国家也提出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有工匠精神。

师:你的视野很开阔!把题目改一下,《那走街串巷的手艺人去哪儿了》,就从家乡的那个老面包师傅写起。

生:我写的题目是《蓝天去哪儿了》。之前看柴静的《穹顶之下》引发了我的一些小深思!以前听父母那一辈人说,他们小时候可以随意到河边去玩,河水清澈见底,可以直接喝,但是到现在,看《穹顶之下》,很多人都因为工厂无节制地排放各种污染,而患上了肺癌等重病。因为我皮肤比较敏感,有时候环境稍稍恶化,我就会皮肤感染,

就会“毁容”!(学生笑)柴静的纪录片播出之后,引起了社会的广泛深思,政府也出台了一些环境保护的政策和措施。现在,就我们看到的这个地方来说,环境已经好了不少。

师:谢谢你!其实我认为这里面最独特的感受是你的皮肤,这个是其他人没有的。你可以把自己皮肤感染、“毁容”的痛苦写进去。

生:以前在乡下,邻居家的老奶奶包饺子,总是多包一些,一排排饺子密密地排列着。饺子煮好后,她把饺子分给左邻右舍,小巷里飘着饺子的香味,那喷香的馅料温暖了我童年的心。后来,我们离开家乡来到城市,在城市里面,每家人都大门紧闭,感觉像隔开了每个人的心一样,就觉得每天开门看到的都是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所以很怀念小时候的那种邻里关系。

师:你的题目是?

生:《和谐的邻里关系去哪儿了》。

师:想得很好!因为时间关系,还有几个组分享不了,只能忍痛割爱了。


四、方法总结,布置作业


师:经过以上学习活动,对于选材,你有什么启示?

生:以小见大,写好身边的小事,来引发对社会热点的深思考。

生:要选择自己有真切感受的素材。

师:来,我们看看黑板上的题目——《爷爷的炮仗去哪儿了》《除夕夜的乐趣去哪儿了》《春联的墨香去哪儿了》《锅耳房去哪儿了》《那走街串巷的手艺人去哪儿了》《和谐的邻里关系去哪儿了》,这些题目跟我们最初的题目比较,你有什么发现?

生:切口小了,很具体。

师:真好!你有一双慧眼!同学们,这节课我们经过两个学习活动,得出这样的结论——选材要符合题意;选材要有选的过程;选材“选”的过程是“去粗取精、去旧取新”的过程;选材要抓住自己感受最深的生活进行深入挖掘;选材时“切口小”,才能“挖掘得深”“写得具体”。最后布置作业,按照我们总结出来的方法,根据“选材模型”,精选素材,重写这篇作文。下课!


(该文刊于《中学作文教学研究》2017年第10期)

       《中学作文教学研究》属中国文章学研究会会刊,全国“三新”作文教学研究会会刊,中国写作学会中小学写作教学专业委员会会刊,是一本探索作文教学理论创新、展示作文教学新锐实践的专业期刊,是一份专职服务于中学语文教师的刊物。





最专业的作文杂志



欢迎订阅《新作文》


 

顺便订个阅呗!


联系方式:张编辑


0351-4195579(办公室)


18295714533(微信号)


我们坚信:

没有写不好作文的孩子!

阳光作文  快乐成长





Copyright © 江苏发夹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