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20年,她终于嫁给心上人,被宠到90岁:只要最后是你,多晚都没关系!

嘉措情诗 2018-07-31 11:48:11


在这个速食爱情的年代,两位耄耋老人告诉我们:爱情,真的可以持续一辈子。

——嘉措

文 | 非颜

来源 | 每日七言(ID:mrqy88)


什么是好的爱情?


很多人穷尽一生也许都找不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我想大概是:遇到你之后,我从未想过任何人。只要最后是你,多晚都没关系。

最近,被一部纪录片《我只认识你》刷屏了。它荣获了国际纪录片的诸多大奖,引发了无数网友泪奔。在这个速食爱情的年代,两位耄耋老人告诉我们:爱情,真的可以持续一辈子。


男主角叫树锋,91岁

女主角叫味芳,89岁

这是一个关于

一见钟情和久别重逢的童话故事。



01


上个世纪50年代,树锋25岁,刚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拉得好一手小提琴,前途无量而时年24岁的味芳,是上海一所初级中学的教师,风华正茂。


在一场婚礼上,两个本无交集的人,相遇了。味芳无意间瞥了树锋一眼,突然愣住了,在喧闹的婚礼现场,满心里只装得下这一个人,从此再也忘不掉。


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母亲看出了味芳的心思,托人打听,没想到树锋已经在家人安排下有了未婚妻。


但是,缘分这种事,挡也挡不住。往后三年里,好像有一根弦拼命要把两个人凑到一块儿。不管是参加婚礼,还是过节串门,两个人总能遇到,慢慢地熟悉起来。


可树锋却是个不解风情的“书呆子”,热心肠的他总热衷给这位新认识的妹妹介绍对象。味芳无奈苦笑,只好把自己的一腔喜爱都深藏在心里,以朋友的名义陪在树锋身边。


最美不过两情相悦,谁甘心止于朋友之交?但是,味芳明白,无论自己再喜欢,爱情到这儿就可以了。不打扰,便是最好的温柔。












































































































































































































































“十万!”何母惊讶极了,随即感叹起来,“我和你爸这一辈子存的钱都不够买一半的,”她摆摆手,“我们不来,住不起,还是在家里自在。”

    何薇笑着没说话,以后的事情还是以后再做打算吧,现在给母亲画个饼,也没什么意思。

    她让母亲休息,自己去厨房做饭去了。不大会她又过来了,说道,“我做吧。”

    “您还是休息吧,”何薇说道,“我又不是不会做。”

    “我让你学,你还和我吵架,学会了都是你自己的,不然你自己住,平时怎么吃饭?”

    何薇摁着青菜一刀刀的切下去说道,“是啊,多亏了您。”

    母亲凑近她小声的说道,“来的时候你爸让我给你带了一万块钱过来,我现在给你拿出来,你藏起来。”

    何薇吓了一跳,差点就切了手,“一万,这么多!”

    “你爸最疼你,他这是在给你撑底气呢。”

    何薇心中感动,爸爸确实疼她,现在的一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她说道“妈,这些钱我用不着,您还是拿回去吧。您看屋里的家具都全了,也没什么要买的,”说着她凑进母亲小声的说道,“他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两万块钱到存折呢,够我花的。”

    这下吃惊的是母亲了,“给你留了两万?”

    何薇嘻嘻笑着,“妈,所以你和我爸都不用操心我的生活,聂景辰早就考虑到前面来了呢。”

    何母站着没说话,何薇看向母亲只见她脸上的表情怪怪的。

    “怎么了妈?”

    “我就是在想,你怎么忽然就转运了呢?和那个姓谢的退婚的时候,多倒霉呀!”

    “妈,那事您就别再提了。什么转运啊,我命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吗?”

    “你倒是想得开!”何母叹道,“钱既然我带来了就不再带回去了,你留着吧。我若是拿回去,你爸肯定少不了唠叨。”

    何薇拧开煤气炒菜,问道,“妈,您会用煤气吗,不会用的话我教给您。”

    “我看看。”

    吃了午饭她让母亲休息,自己刷了碗收拾了厨房,下楼去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说母亲已经到了让他放心,照顾好自己之类的,然后便回去了。

    母亲虽然爱唠叨,但是偌大的家里面有了她的唠叨,才温馨起来。

    何薇与汪明州约好的早上7点半之前在医院见面,因为自行车还在汽车站没有骑过来,要坐公交车去,她害怕迟到了,七点之前便在家里出发了。

    临出门之前,她嘱咐母亲在家不要轻易出门,免得出去了,找不到回来的路,母亲让她放心。

    何薇想着去了没什么事就赶紧回来,没想到一经科室,楼道里哭声震天,围了一大群人,还有保安在旁边。

    她抓了一个熟悉的小护士,“怎么回事?”

    小护士低声道,“病人半夜突发状况,没有抢救过来,家属说是我们的责任。”

    何薇透过人影能看到有两个医生被围在中间,被人推推搡搡的。保安在旁边也起不到作用,家属人太多了。

    晚上只有两个医生值班,都被围了,现在正好处于换班的时间段,新交班的医生还没到岗。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其他病人的治疗都耽搁了。

    她站了一下觉得自己在这里站着都无济于事,便去了主任办公室,没想到门口也被人堵了。

    汪明州站在一个边角里,也被人围着,他的脸上出现了气急败坏的神色。

    认识他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他向来傲气,从来都是冷冷的,也几乎没有情绪,有的时候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如今的脸色,还真是少有啊。

    汪明州看到她,对着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过去。何薇站在一边看着,这样的事情算不了什么。看来主任不来,没有人做主。她心道,她也不要多事了,还是等主任来了处理吧。

    正想着,主任急急地过来了,他一眼便看到何薇,朝着她招招手,她赶紧跑过去了。

    “主任。”

    “去叫个管事的过来,主治医生也来,一帮饭桶!”刘主任脸色铁青进了办公室,有人眼尖看见刘主任进了办公室,迅速的冲过来。

    何薇转身把门关上了,挡在门口,大声地喊道,“有没有能做主的,找个做主的过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年龄稍大的人走出来说道,“我们是要一个说法,白天的时候还好好的,晚上说不行就不行了,你们这么大的医院,不能让我们不明不白的回去吧。”

    何薇指了指远处的人说道,“既然是来要说法的,把大夫堵上算什么回事?让你们的人都散了,该去哪儿去哪儿。主任已经来了,说法肯定会给你们的。”

    汪明州看着等在门口的何薇,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听着她铿锵有力、丝毫不畏惧的声音,他有点赧然,刚才他为什么不能像她一样呢。

    站在何薇面前的人说道,“只要医院给了我们说法,我们马上散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大家都在这儿堵着吧,”何薇冷冷的说道,“病房里还有六七十位病人呢,九点之前该吃药的吃药,该打针的打针,到时候大家都没有办法治疗了,你们担责任吗?”

    站在何薇面前的这些人,没有人说话了。

    何薇再次说道,“找个能做主的来,先把人散了,再来主任这边。”

    有人朝着围着医生那边的人过去了,不大会搀扶着一位中年妇女过来了。

    人哭的泣不成声,连身体都站不直,何薇皱着眉说道,“你先别哭了,大家都是来解决事情的,哭,也解决不了问题,你要是觉得自己能行就进去。”

    中年妇女擦擦泪点点头,又看向之前说话的那个人,“三大爷,您跟我进去吧。”

    看来那个三大爷是个有主意的人,何薇便道,“让你们的人先散了吧,说法不满意,卷土重来也可以。”

    那个三大爷虽然是有个主意的人,但这个不是他们家的事,他便看向哭着的妇女,说道,“我觉得人家有道理,要不咱们先散了?” 



02


1955年,树峰在家人的安排下与未婚妻完婚。而味芳也退居千里之外,不再联系。她婉拒了相亲,一直独身一人。


就这样,一坚持就是17年。她走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着当年那个正当好年龄的人。


不是你的,就放他走。是你的,就一定会回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惊喜就是失而复得。命中注定在一起的人,不管绕多大一圈,还是会回到彼此身边。


1966年,原本前途大好的树峰被抄了3次家,妻子肠癌去世,女儿也不幸夭折,只剩儿子和他相依为命。而树峰的身体也每况愈下,亲戚想帮他找一个照顾他的老伴。这时,默默守在一边17年的味芳突然站了出来。


当时,味芳已经是高级教师,优雅知性,身后跟着一排追求者,她和树锋“门不当户不对”。但她不顾父母的劝阻,铁了心嫁给树锋。


这就像当年钱钟书写给妻子杨绛的那句话:“没遇到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见你,结婚这事我没想过和别人。”

其实,对于味芳来说,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我一个人单着也无所谓。但如果最后是你,多晚都没关系。



03


好景不长,两个新婚夫妻还没来得及享受甜蜜的生活,树锋就接到了上级的调职安排,要前往四川,支援内地建设。而一去,就要十年。


没有谁愿意在苦守二十年之后,再一次面临和心上人分离。但是,味芳懂这个男人的抱负,她不会把他困在方寸之地,而是放他展翅飞翔。


多少人因为天各一方而分崩离析;多少感情因为漂洋过海而消耗殆尽。但树锋和味芳两个人却坚持住了。


虽然相隔千里,但爱支撑他们彼此牵挂,还不惜穿山越岭去看望对方。在长达十年的异地恋中,一张张车票都缠成了捆,一个个思念都写成了信…


想念一个人久了,一定会重逢。从相识到分离,再到重逢,中间隔了30个春秋。树锋回来那天,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谁也不愿放手。


最好的爱情大概就是这样了吧,能在久别后重逢,也有岁月可回首,还能以深情共白头。




04


两个人终于过上了朝思暮想的小日子。他们牵手漫步在大街小巷,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打下,洒在两个人幸福的脸庞上,有一种岁月静好的美感。



家里来了客人,味芳撒手不管坐在沙发上怡然自得,而树锋却在厨房里忙活得热火朝天……有人会打趣味芳,树锋立马上前护着:我的老婆,愿干什么干什么,我就爱惯着她。


40年来,无论在家里,还是在街上,树锋总爱拉着味芳的手,逗她笑,喜欢看傻姑娘羞红的脸。



婚姻最好的状态大抵如此:一生只爱一个人,你陪我走过一无所有,我陪你走到岁月尽头。



05


味芳88岁那年,患上了阿兹海默症,智力只相当于4岁孩子的水平,经常在马桶里找发夹。



多少夫妻在疾病面前劳燕分飞,能坚持下来的,才是真正爱你的人。


树锋从来不放心她一个人出门,恨不得拿根绳把她拴在自己身上。帮她梳最好看的头发,帮她买最爱吃的零食,连平常的无理取闹都由着她……


他们一块度过了90大寿


他小心翼翼地伺候味芳的衣食起居


后来,年逾九十的树锋也生了病。这个经历了一辈子风风雨雨,坚强隐忍的老人突然哭了起来:“我不在了,谁能照顾好她呢?”



于是,他们一起住进了养老院,他每天都要盯着味芳换了衣服,看着她睡着才安心离开。



虽然应了杨绛先生那句:“我们一生坎坷,到暮年才有一个安静的住处,但是老病相催,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


然而,不管岁月如何变迁,容颜怎样沧桑,只要你在闹,我在笑,余生还陪在我身边,这就是最好的时光。


爱情是什么模样呢?


恐怕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答案。或一见钟情的心动,或一再错过的宿命,或爱而不得的遗憾,或与子偕老的笃定……


而这世间千百种爱情,在树锋和味芳身上都能看得到。

在这个世上,爱一个人并不难,难的是爱了一个人一辈子。

叫一声老婆很容易,叫一声老太婆却很难……



The End

长夜漫漫,小编给大家准备了一本特别好看的小说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精彩小说高潮不断

Copyright © 江苏发夹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