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罐不离井上破(茧12)

公子望溪 2018-11-16 07:34:52

天涯文学阅读网址:http://bookcname.tianya.cn/book/86874.aspx


(接上期)


早上上班,李喊带了黎冰,敲开高泰平办公室,指着黎冰道:高总,这是我女朋友小黎,文字功底是很不错的,眼下我们《家人》报缺个文字编辑,她完全可以胜任的,您看能否这样安排?

 

高泰平打量着黎冰,笑容可掬,道:李经理眼光不错,找个这么美的姑娘,你小子真幸福!从柜里拿出一只精美的女式挎包,送给黎冰,说初次见面不成敬意,李喊推辞不过,只得叫黎冰收了礼物。

 

高泰平迟疑一会,小心翼翼的说道:李喊,你这个要求本不过分的,只是我们公司一直有些规定,比如超市防损员跟收银员、仓管员跟理货员都是不能谈恋爱的,你明白其中缘由的吧?两个人到一个部门,尤其不好管理。

 

李喊心下不快,语气有点冲,道:高总为难就算了,我能理解。

 

高泰平却打了电话给老板娘华姐,说了一阵,回头对他们道:小黎的工作我已经安排好了,东兴酒业公司老板是我兄弟,安排小黎过去做业务经理,比我们公司待遇要好得多,发展空间尤其大。

 

两人自是大喜过望,对高泰平感激不尽。

 

回天狗街时,寇惠惠早在巷口小花园木椅上候着,说涂海生还在外面有事,要过会儿才到。时间还早,于是三人不急不慢,朝老七海鲜城走,路上行人看着李喊携了两位绝色美女,纷纷投来艳羡的眼光。两个骑自行车的民工汉子回头看时,哐当一声撞在一堆,摔了个四脚朝天。黎冰极少逛街,两边的店铺目不暇接,这里瞅瞅那里摸摸。到了一家流行美发饰店,一款水晶发夹让她看了又看,舍不得放下,李喊正准备问价,寇惠惠已经掏了钱给买下了,挺贵,二十多块钱。黎冰道了谢,寇惠惠帮她别在头上,取了黎冰头了的旧塑料发夹,顺手丢进了垃圾桶里。

 

乡下姑娘黎冰节俭惯了,有些不舍,眼睛里留连着。寇惠惠道:妹子你要学会享受,一个旧发夹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又回望了李喊,道:观念要更新,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对吧,李喊大经理?

 

李喊知她话中有话,故意装糊涂,道:寇姐姐说得对极了,冰儿,你要喜欢,我再帮你买新的就是了。黎冰忙摇手说不要了不要了,这儿东西贵得伤心。

 

老七海鲜城在巴城算得上高端的餐饮店,海鲜号称从沿海城市空运过来的,装修也挺豪华。寇惠惠订了一个小包间,待黎冰到洗手间去时,寇惠惠搂了李喊,两人情不自禁狠狠的接了吻,妇人悄悄儿红了眼睛,伸手摸了李喊支起的下面,叹道:李喊,我们只怕缘尽于此,终究只是一段露水姻缘。

 

涂海生匆匆赶来了,见了黎冰,嘴巴乖得发腻,一口一个小嫂子叫着,黎冰窘得面红耳赤,李喊只是笑着骂涂海生乱扯三花的别乱叫。

 

服务员过来点菜,寇惠惠是主东,伸手就要了一只大龙虾。李喊知道这东西不便宜,忙阻止着,寇惠惠盯了他,道:就点它了,男虾女蟹,你更要多吃点,这是壮阳的!

 

涂海生邪邪笑道:我喊哥昨天还是童男子,阳气就如三伏天的太阳,壮什么壮!倒是我透支过度,寇姐姐真疼我。

 

寇惠惠一盅茶水泼过去,骂道:你啊,纵欲过度,小心短阳寿就是。

 

涂海生抹着脸上的水珠,笑道:子曰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何况我日日习练床上功夫,自有一套秘法调节阴阳,寇姐姐要不要我教教?

 

寇惠惠起身追着他打,涂海生猴子般左蹿右跳。黎冰脸上羞得通红,一言不发。

菜上了桌,四人开了瓶红酒,李喊和黎冰起身敬了寇惠惠,诚心诚意道:真的感谢惠姐,你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毕生不忘。

 

寇惠惠干了一杯,面色如桃,更是美艳动人,酸酸的道:说得不错,贵人终归比贱人好。黎冰不解,只觉语气怪怪的,于是笑着说:姐姐肯定是贵人啊,放在唐朝,姐姐一定是贵妃了。

 

寇惠惠笑道:黎冰妹子是说我胖吧?呵呵,我是真羡慕你身材苗条,跟李喊称得上是郎才女貌。

 

涂海生粗俗惯了,又插话道:听说唐朝以丰满为美,子曰胖子的逼瘦子的鸡,寇姐姐这身材,一定让那皇帝老儿夜夜销魂,铁定折了十年阳寿。

 

寇惠惠一脚踢了他,骂道:你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涂海生却一下怅然了,幽幽的说道:寇姐,说实话,你真是好人,从来没有瞧不来我们乡下人的意思,人海茫茫,能相逢就是缘份,我听说天狗街不久要拆迁了,这地方一拆,我们就又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寇惠惠一怔,也有了情绪,但还是强装笑道:哟哟哟,果然吐了一根象牙!你个猴子崽,你走了才安宁自在,鬼还想天天看你跳踉,自作多情!

 

涂海生讨个没趣,少见的红了脸,李喊和黎冰见了哈哈大笑起来。

 

李喊又说了黎冰工作的事,寇惠惠和涂海生都道贺,说李喊真个是有福气之人,沿路都遇到贵人相助,将来一定会有大富大贵。李喊一时兴起,指了寇惠惠涂海生,豪气干云道:苟富贵,勿想忘,将来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就是我亲姐姐,你就是我亲兄弟。

 

寇惠惠冷笑道:亲姐姐?那不是乱了?我是没资格做了。

 

涂海生挂在腰间的诺基亚手机尖利的响了起来,喂一声,电话那头似有哭腔,涂海生火烧屁股一样说声有事要先走,打起飞脚跑了出去。

 

没了涂海生在,气氛倒不自在起来,尽干巴巴说些不相干的话。饭罢,寇惠惠径回了家,李喊两人去逛街市。半个小时不到,李喊手机响了,一问,莫娇在电话里哭着说:喊哥快来市一医院,涂海生被人捅了刀子!

 

李喊大惊,赶紧打车到了医院,涂海生脑袋包满纱布,躺在急救室输血,人倒还清醒着,嘴里还在哼哼叽叽骂着什么,见了李喊,眼睛轮了一轮打了招呼。穿得百孔千疮的莫娇守在边上,用棉签蘸了水给他润嘴唇,眼睛红肿,哭得泪人似的。

 

莫娇今晚在金海KTV刚刚上台,就遇到了几个磨子山的“弹鸡子”。巴城人把游手好闲大法不犯小法不断的年轻烂崽都叫“弹鸡子”。“弹鸡子”们手里没几个钱,唱歌都是几个人凑了钱开房。每次找了小姐带到外面,几个人玩一个小姐,还拍下裸体照片来要挟不断,完事又不给钱,坐台女最怕遇到这些家伙。今晚莫娇叮咚一声撞了枪口,坐了一个“弹鸡子”的台,没唱两首歌,“弹鸡子”头头就提出要到外面开房,莫娇死活不从。这伙鬼人下流至极,把她衣服扒光了摆在沙发上,浇淋了红酒几个人伸舌头舔。莫娇待宰羔羊,脱不得身,借上厕所之机打了电话给鸡头涂海生。

 

涂海生推开包房门,看到昏暗的灯光里几个歪瓜裂枣的“弹鸡子”正按了莫娇戏耍,群魔乱舞发出淫荡的大笑。霎时火冒三丈,冲过去一拳头打倒一个,拉了莫娇往房门外跑,守在门口的两个家伙抽出了刀子,莫娇一把将涂海生推出房门,急急叫道:别管我!你快走!

 

涂海生自小最讲江湖义道,哪里肯走,重新冲进门去搭救莫娇,“弹鸡子”的刀就砍了下来,背上一刀,后脑一刀,血流一地。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中亡,李喊几次想劝涂海生不要干这刀口舔血的营生,打流的人哪几个会有好下场?但涂海生整日嘻嘻哈哈,倒是十分享受这种日子。

 

输过血,涂海生脸色不再纸张一样嘎白,有了些许生气,叫李喊凑过头去,郑重其事道:喊哥,求你个事?你要答应我。

 

李喊强装欢笑,打趣道:鬼崽子,死不了,别这么快交待后事。

 

涂海生嘴一裂也想笑,痛得赶紧收了,说:你把莫娇弄到你们超市去做服务员吧,明天起,我不想她坐台了。

 

李喊一惊,不相信的看着他。涂海生慢慢说道:我想和她好好谈一场恋爱了,能够拼了死护着我的女人,只有她了,我自己的女人,以后怎么能陪别的男人呢?

 

涂海生不像开玩笑,见李喊不信一样瞪眼望着自己,就说:子曰地上有臭泥鳅,天上有饿老鸹,我也想了,自己一个农村烂崽,就算娶个坐台女子,也是绝配了,只要将来不负我就行。其实这个社会早乱了,到处男盗女娼,宁可娶个从良的妓女,也比娶个出墙的红杏强。你说对啵?

 

李喊笑道:呵呵,金花配银花,西葫芦配南瓜,你俩个确实绝配,放心吧,等你伤好了,就叫莫娇去我那里报到就是了。

 

 (节选自公子望溪长篇小说《茧》)

女神的第一次居然在出租房里……

毒蛇的艳遇

原创|长篇连载《茧》09

原创|长篇连载《茧》08

原创|长篇连载《茧》07

原创|长篇连载《茧》06

原创|长篇连载《茧》05

原创|长篇连载《茧》04

原创|长篇连载《茧》03

原创|长篇连载《茧》02

原创|长篇连载《茧》01



Copyright © 江苏发夹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