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角金币·送给小女孩的发卡

房圣易工作室 2018-12-05 12:12:57


艺术家房圣易把在落后地区兑换的一角硬币镀上黄金,然后在发达地区销售出去,再用销售所得购买漂亮的小发卡,送给贫困地区的小女孩。漂亮的小首饰虽然也具有实用性,但是对于贫困地区的孩子来说,似乎并不如食物、文具等东西更有用,艺术家希望通过这些漂亮的小饰品,让贫困地区的孩子能够感受到另一种生活的美丽,在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一颗向往美好新世界的种子。

之所以选择只送给女孩子,是因为艺术家在旅行的时候,看到贫困山区的墙上有这样的标语“严禁虐杀女婴”这让艺术家意识到,重男轻女的思想在少数贫困地区仍然十分严重,生长在这里的女孩子生活更加艰难,很难获得平等的关爱与机会。

您支持的结果,客观上会让遥远地区的一些小孩子受益。这或许有一点公益的味道,但这并不是募捐并资助穷人的“慈善项目”。在支持的同时,您得到的金币就是艺术家付出的回报。

发送情况:

第一位朋友兰州的牛女士将100枚发卡带给甘肃的小朋友;

第二位朋友次仁彭措喇嘛将50枚发卡带给四川盐源县前所乡上村小学;

第三位朋友北京的王雪小姐将80枚发卡送到了五台县雷村小学;

第四位朋友华南农业大学硕士杨同学在寒假将100枚发卡送到家乡贵州黔南;

第五位朋友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徐女士将100枚发卡送到了河南希望之家孤儿院;

第六位朋友“2014中国公路音乐盛典”活动组织方,将170枚发卡送给沿途山区的小女孩;

第七位朋友,河北任丘职教中心的周老师,在旅行途中把100枚小发卡送到西宁、西藏、兰州的小女孩手中;

2016年暑假期间,河北任丘职教中心的周老师再次启程,将85枚发卡送到云南和越南的小朋友手中;

第八位朋友,Artand注册艺术家甘瑞女士将会在徒步旅行的时候把100枚发卡送到沿途的女孩子手中;

第九位朋友,新疆伊犁霍县64团幼儿园的王芳老师,把100枚发卡送给园里的女孩子们;

第十位朋友,西藏自治区仲巴县隆嘎尔乡的朱乡长,把200枚发卡送到了当地的小女孩手中;

第十一位朋友,红霞大姐将100枚发卡送到河北省内丘县北永安村以及附近的几个村……

我们希望更多的朋友参与进来,和我们一起将这些发夹送出去。如果您有机会接触到贫困地区小女孩,不管您是个人,还是组织,请联系房圣易工作室。

请告知您的身份,以及即将发送发卡的时间、地点和需要的数量,房聖易工作室会将发卡邮寄到志愿者指定的地址,邮费我们承担。

我们不强求一定要拍摄照片,如果方便拍照,对于照片的角度、质量也没有任何要求。我们要谨慎提醒的是:孩子作为被拍摄对象一定是自愿的、愉快的!我们都不会希望孩子感到自尊心被冒犯。

邮箱:622003252@qq.com  微信:fangshengyi

开这个公众号,主要是为了交代《一角金币》的后续发卡发送情况。曾经是在微博上更新进展,因为我这个人“不识相”,微博账号在2018年3月份被封了,于是只能被迫学习编辑图文,然后吃力地呈现出这篇版式丑陋的消息。


我想感谢所有帮助发送发卡的朋友,你们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挺好,你们做了我做不到的事情。感谢收藏金币的朋友,我会加油干,争取出名,让你们手里的“一角金币”值得珍藏。看上图,袖子已经撸起来了。


感谢图一的拍摄者,第五位送出发卡的徐博女士。因为我从不要求发送的朋友拍照,所以没什么照片可用,这张拍摄于“河南希望之家孤儿院”的照片中,女孩子们干净、整洁,精神气色也不错,显然受到了用心的照顾,徐女士的拍摄角度也好,从这个侧面正好避开了她们被抛弃的原因——“兔唇”,我把照片调成了黑白色,这样,白化病女孩的皮肤也不那么明显了……我希望她们都是美的,不寒酸、不悲怆,能有微笑面对这个世界的勇气


我曾经设想过,用单反相机给每一个带上发卡的女孩子拍照,拍的就像当年希望工程”大眼睛“女孩那样,然后在美术馆展览的时候,墙上顶天立地铺满这些孩子的肖像,无数带着发卡的孩子凝望着观众……然而我没那么做,我也否定了借助媒体宣传这件事情的想法。我不能去贩卖别人的可怜,也不能让人产生”这个家伙道德高尚“的错觉。我没有帮到人家什么,我就是个一身缺点的俗人。


愿天下再没有”重男轻女“这回事,愿每个女孩子都能被公平的对待!


好了,我说完了。


社会评论:

在作品《一角金币》中,艺术家房圣易采用最简单易得的材料——一角硬币作为创作媒介,将物质货币进行地区间的兑换与重塑,改变了原有物质的属性,整个艺术过程极具社会性。女孩们头戴兰花发卡的微笑画面呈现出一种深入人心的力量,而类似公益性质的捐赠形式则增强了艺术概念在社会中的流通性,为他的作品保留了微妙的情绪暗示而著重了充满活力的材料物质性,带给观者一缕美好的感动。同时也呼吁更多人参与到艺术活动,去表达对贫困地区小女孩的关爱。——黑一烊 当代艺术家,设计师

现代民权政治、全球化经济、科技是当代文明三大基石,“当代艺术”若要具备“ 当代性”,则必然是对此有所思考和判断。中国当代艺术日益狭隘,即在于无力对市场经济这一关乎中国民众生存状态的角度发声。房圣易的作品不局限于对“钱”的抒情和感想,而是使之在社会中生效, 这也是“经济”的本意。此外,这件作品制造简单的悖论,对权力经济下的不公平与不自由产生了批判力。——赵子龙 国际版权交易中心文化金融事业部副总经理

对作品《一角金币》印象最深刻,很好体现了钱的几个要素,物物交换的媒介、流通性、汇率的差异、贵金属的特点,以及“钱” 给人带来的快乐。

其它很多作品展示的是钱消极的一面,也许恰恰反映了作者对钱即爱又恨的渴望心态以及焦虑仇视甚至愤世嫉俗…… 然而钱本身是中性的,无所谓好坏。人渴望财富无非是希望获得快乐与幸福。不应太多消极的去表现。同样一块金属,因为铸造国家的不同而价值不同。但是涂上金子,于发达国家的富人来说购买是一种趣味性的快乐,对获得发夹的小姑娘来说是美丽的快乐。——梁震 某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

Copyright © 江苏发夹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