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 除了发卡,再没有人记得我们的芳华

你的我的摄影展 2018-11-17 17:44:01

 21 

WEDNESDAY

02 / 2018

摄影展第67个故事

周一

周二

周三

周四

周五

周六

周日

19

20

21

22

23

24

25


那枚很幼稚的发卡像是小姑娘戴的,跟我一点都不搭,但我依旧视若珍宝。那年,带着发卡的我,霸道地在他的唇上印上了一个吻。他唇上的味道是淡淡的桂花香,带着秋的温润,稀薄美好地好像下一秒就会被冬风吹散。然后,他真的在我的生命中散掉了。

主人公 · 留白  /  文字主编 · 林潇  /  全案视觉 · 菩提之夏 · XI

声音主播  /  五月 · 用我的声音陪你打开站立的时光。

BGM  /  Roger St. Denis · Perfect Tranquility  /  Brian Crain · Leaves on the Water  /  Isotonic Sound · Misty Morning


欢迎走进你的我的摄影展,我是五月,这是一枚发卡的照片故事。


我今年38岁,是个不算年轻但也不算老的女人。


你也许以为我会是那种穿金戴银、注重养生的女人,但我不是。或者,你会以为我是那种围着老公孩子转的女人?抱歉,我也不是。


我至今单身,有个十八岁的女儿。


十八年前,我跟一个男人生下了浅浅,然后一个人把她拉扯大,一晃就已经这么多年。


这世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女儿已经大了,可你还没老。



跟一般十八岁孩子的妈妈比起来,我确实算年轻。


浅浅今年刚念大一,她成绩很好,本可以保送清华,但她不放心我,留在了东南大学。


送她去上学的那一天,我烫了个头发,然后站在镜子前细细地看着那张还算年轻的脸,将一枚发卡卡在了头上。


那是一枚很幼稚的发卡,白色碎花,像是小姑娘戴的,跟我一点都不搭,但我依旧视若珍宝。


“妈,我看过它三次,一次是我刚念书的时候,一次是我十岁生日,还有一次就是这次。”浅浅垂着长长的发,浅笑安然地站在我面前。


我看着她的脸,有一瞬间的晃神。



“妈,这是那个男人留给你的吗?”浅浅伸手抚过我的发卡,“你这么多年没找怕不是为了我,是为了他吧?”


我笑了,浅浅真的很聪明,跟他一模一样。


我弯下腰,从最底层的床板里掏出一个乳白的盒子,盒子一直没动过,像发卡一样崭新无比,一点都看不出是十八年前的东西。


浅浅好奇地凑过来看,我揭开盒子的层层防护,掏出一张泛黄的照片,递给浅浅。


那上面印着的,是一段情的短暂的一生。



我十七岁那年高考落榜,为了能够圆大学梦,我特地报了一个辅导班,高考复读班的授课老师就是他。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穿着一件白衬衫和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头发有些长,看起来很梦幻。后来熟了,我才知道他留长发是为了省钱,而不是因为扮酷。


在他消失的两年后,台版的《流星花园》风靡全亚洲。那时候,我已经不在国内了,却时时通过翻墙软件去追这部电视。因为,这部电视里有一个叫花泽类的角色,像极了他当年的模样。



他是绘画老师,专门教我画画。


我是艺术生,但文化课跟艺术课都不达标,成绩很差。


他有时候会留下来帮我补课,久而久之,我发现他的文化课成绩也非常好。


我有些好奇,问他为什么会来做个老师。


他说他并没有念过正规大学,念的是师范,因为师范学费低,而且有很长的假期可以兼职赚双份钱。


他家境不好,有两个弟弟妹妹,父亲瘫痪在床,家庭重担几乎全部落在他跟他母亲身上。母亲因为常年操劳身体不好,所以他要拼尽全力才能撑起这个家庭。


我出生富贵之家,父亲做生意,母亲是公务员,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均留下了丰厚的财产,几乎算是吃穿不愁。即便我不考大学,想来要走的路也不会差。


我从没想过,这个世界有一扇门,里外两面,呈现着两重天。



我不知道一开始对于他的感情是怜悯还是同情,总归不是爱情。我很喜欢跟他呆在一起,他是76年生人,比我大四岁,看上去文弱雅致,像冬天的一道光,凉凉的,带着明黄。


他时常很忙,总是不见人影,后来我才知道,他兼职了好几家辅导机构,早中晚都有课。


我知道的方式,是代课老师的说明。


有一天,他没来,代课老师告诉我们,他因为劳累昏倒在了课堂上,被送去医院抢救了。


我看着代课老师的嘴巴张张合合,大脑里除了他的脸,什么都没有。


那一刻,教室里有一种特别的气息萦绕着,好像有他的身影微笑着穿过人群朝我走来。


他低头看着我,朝我轻轻吹出一口气。


我的鬓角有发飞起,我的眼角被风拂过,氤出微微的悲色。


我的心告诉我,我爱上了他。



我跑去医院的时候他正一个人艰难地拿水喝,看到我他有些尴尬,我递过水,他朝我说了声谢谢。


“你赶紧回去念书吧,快要高考了吧?”他说。


我摇摇头,掏出课本,“你帮我复习吧,我聘你当我家庭老师,价钱好说。”


他脸憋得通红,低着头,死死咬着唇。


我没见过一个这么大的男人露出这幅姿态,一时有些愣怔。


“你,是不是可怜我?”他问。


“没啊,我喜欢你啊。”我这话未经大脑思考便脱口而出。


说出口之后,我们俩都愣了。



追他很难,费了我很大力气,我甚至发动了很多同学对他进行围追堵截,终于在我生日的时候,跟他软磨硬泡到了那枚小小的布制发卡。


“这个是不是定情信物?”我逼问他。


他被我欺负地有些厉害,不肯说话。


我把发卡戴在头上,霸道地在他的唇上印上一个吻。


他离我很近,我能感觉到他睫毛轻轻在我的睫毛上划过的温柔。他唇上的味道是淡淡的桂花香,带着秋的温润,稀薄美好地好像下一秒就会被冬风吹散。


然后,他真的在我的生命中散掉了。



我在高考结束之后不怀好意地将他带到酒吧,他那天喝的很醉,我们在一起了。后来,浅浅便来了。


我看事情遮不住了,跟父母坦白,希望父母能准许我们之间的婚事。


结果显而易见,父母调查了他的家世,死活不同意我们在一起,甚至要带我去国外把孩子打掉。


我在医院冰冷的手术台上哭的昏厥过去,醒来之后给我父母下跪,希望他们能把浅浅给我留下来。


父母默许了,条件是以后都不能跟他联系。


我即便不同意也没有办法,那些年,父母带我在美国以进修的名义将浅浅抚养长大,只为不悔家族清誉。



世长如水,涤尽风华。世间的一切,荣耀、清誉最后都会如烟雾散去,剩下的,只有岁月的一声轻嗟。


父母相继离世之后,我带着浅浅回到南京,接管了偌大的家业,至此跟浅浅相依为命。


我找了很多地方,以前的学校,他家的地址,他可能出现的任何地方……却再也遍寻不得他的痕迹。


十八年,一辈子。


我跟他的情缘这么一错过,就在红尘万丈中碾落无痕了,除了那枚发卡,谁都不记得。




记录并分享照片背后的人们关于幸福的努力以及爱的感受

中国搜索与腾讯大苏网系摄影展特约媒体合作伙伴

鸣谢 南失博物展 / 南京么么文化 / 南京胡桃里 / 飨清欢

 WE  微博 ● 微信  公众号  网易云

  栏目主创XI · 奚游记      栏目主创林潇 · 云狐小兮vs林潇      主播敏艺 · 这样的晚上      主播安歌 · WONDER显      主播筠婷 · TREUSELBST      主播晨笛 · 相好情感电台      插画师元元 · XIAODAI1026      主播阳芷 · 阳芷的时光      主播伊桐 · 伊桐的小屋      主播苏然 · 苏然念故      主播可乐小姐 · 可乐小姐      主播栗娅 · JESSICA岁叁      宣传委员允 · 南国小梨酱      主播五月 · 五月FLOWER_  

微信公众平台网易云音乐电台今日头条豆瓣小组新浪微

企鹅FM荔枝FM蜻蜓FM喜马拉雅FM  ?   你的我的摄影展

   N I D E W O D E S H E Y I N G @ Q Q . c o m    

  【阅读原文】浏览更多摄影展里的故事         

Copyright © 江苏发夹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