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终结生命去控诉性侵的悲剧,何时终结?!

金溪资讯 2018-11-07 14:04:25


导读

你看过《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吗?作者林奕含把自己遭遇性侵的经历写进了这本书中,让人扼腕的是,现实比书更加悲惨,林奕含最终没能扛过心理的巨大压力,选择了自缢身亡。如今她已逝世一周年,她用生命警示的悲剧依然在现实中存在,关于性侵这个话题也依然受到公众的关注。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讲述了美丽的文学少女房思琪被补习班老师李国华长期性侵,最终精神崩溃的故事。今年,该小说的简体版面世,在林奕含去世一周年之际,书中人和书外事,再度引发公众讨论。



不堪回首



对林奕含的命运扼腕叹息的同时,公众也开始认识到,“房思琪”的悲剧,其实也在我们身边真实存在着,在校大学生、职场新人遭受性侵的案例时有发生。


有的受害者站出来控诉,有的在恐惧中保持沉默,也有的选择了和林奕含一样绝望的结局。


一石激起千层浪

年薪16万家教邹明武,在辅导过程中多次强奸、猥亵未成年女学生。去年12月,北京海淀法院一审判处邹明武有期徒刑12年6个月,并判决其禁止从事与未成年人相关教育工作五年。


2017年12月,毕业女生举报遭南昌大学国学研究院副院长周某长期性侵


2018年1月,北航教授陈小武被举报性骚扰女学生


2018年3月,南京大学教授沈阳疑似性侵导致高岩自杀被实名揭发


沈阳事件的持续发酵再次引发人们对于校园性骚扰事件的讨论。为何校园性骚扰事件屡禁不止,受害者为何习惯性保持沉默?有关“性骚扰”的法律界定和政策制定有待专家和行政机构后续介入,但是这一系列事件已成为中国社会的痛点和言论交锋之焦点。



遭受性侵的受害者该如何求助?

个人及家庭应当如何加强防性侵教育?


“阿诺心理工作室”创始人薛畅接受采访时提出她的观点和建议。

  

薛畅首先强调,“熟人作案”实施性侵的可能性相当高,许多施暴者是存在于家人、老师、同事等熟人关系中的。”



他们大致都有个特点,性侵不是忽然出现的,在之前会有很长时间试探、发展的阶段,这一定是缓慢的过程。要实施严重性侵犯之前,他们会做出一些‘好’的举动,比如夸赞、让你觉得很特别,还有老师对学生有特殊待遇,叫到家里来辅导功课等”。

  

薛畅表示,那些在前期“试探阶段”没能及时制止的孩子,有些是以为“自己足够好,对方才对我特殊对待”,所以给了施暴者机会;有些则可能是孩子没办法直接和家长交流、表达这方面的遭遇;还有一些,是家长未能从小培养孩子的边界意识。



林奕含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的一段描写令薛畅印象深刻,大意是思琪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在不少家庭中,性教育是严重缺失或歪曲的,进而防性侵教育也成为一片空白,家庭预防机制就不堪一击。

  

薛畅

对于性教育,“房思琪”的母亲流露出认为这件事很“肮脏”的态度,这种家长不在少数。“父母的态度很重要,要让孩子知道有关性的一切。性,在家里是可谈的,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家庭是否进行完善、到位的性教育,父母是否对性问题持有正确态度,很大程度都会直接影响孩子应对性侵事件的具体观点、后续行为。



为什么我们强调了这么多次,很多被性侵的受害者却依旧选择了沉默?


现实中部分案例表明,有些遭到性侵的孩子是没办法向外界求助的,只能自己一人扛下所有苦痛挣扎。薛畅分析,有一类“求援无力”的孩子,没有向父母求助,很可能因为他们知道求助“只会带来更糟糕的状况”。在家中,有的父母会明显排斥关于性的话题,而有些则是在日常生活中不经意流露出反感、鄙视性行为的态度。

  

孩子通过点滴言行捕捉到父母零碎的态度,并“内化”成他们的“性观念”,那么自然而然内心感到“性”是非常不堪的。薛畅指出,尤其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遭到性侵之后,会害怕自己因此“不完美”了,暗示自己“和父母说了也没用”,结果没有勇气说出这一切可怕的遭遇。

  

 

心理学上强调社会支持系统,一个人有多少资源可以使用?当你受到侵犯,爸妈能否给到支持?有没有好朋友可以给建议?导致一个人最终的崩溃,其社会支持系统或许就有很大问题。

  

孩子,你要这样做!

01


遇到性侵应当怎么做?


1 、周围人多时,比如在公交车上,当有陌生人不怀好意地触碰身体,让你觉得不舒服。


大声喊:“我不认识你,不要碰我!”


如果对方继续,继续喊:“我还未满14岁,你想坐牢吗?”



2 、周围人少的时候遇到侵害,应该怎么办?

 

要尝试拒绝和适当的反抗,大喊:“你要干什么!”并且尽快试图离开。

 

如果像是这个监控视频里面所看到的,孩子没有逃脱魔爪,猥亵人有恃无恐,那尝试逃离。

 

如果没办法逃离,记住对方的长相、你的身高到坏人的哪个位置,胖瘦、面部特征等等一切便于识别的特征。

 

3 、如果被坏人带走,在沿途留下便于家人找到你的记号,发夹,衣服,书包,鞋,手表,帽子,等等!

 

02

被坏人侵害了怎么办?



1 、记住,被侵害的人没有错,坏人应当受到惩罚

 

2 、对坏人的沉默就是纵容二次伤害,把他的详细信息的经过告诉你身边最信任的亲人,比如父母。在家人的陪同下尽快报警。

 

3 、在需要帮助的情况下,把信息扩散到网络和媒体,呼吁更多的社会关注。


家长,请千万注意!



其实面对性侵,家长普遍存在最大的误区就是两点:


1 、孩子没有办法分辨自己在经历什么。如果她们学到相关知识,就知道从一开始,有个叔叔靠近她们的举动,就是完全危险的。

 

2 、父母不知道,或者是在这方面的教育完全是空白,他们总是觉得,“猥亵”、“性侵”这件事情,都是别人家孩子的事,离自己孩子很远。

 


万一遭遇性侵,受害者和家长该如何应对,摆脱无力感?薛畅表示,受到侵害,要留心证据,心中足够有反抗施暴者的力量,及时报警,勇敢用法律捍卫自己;同时,父母是最该保护孩子的人,事发后不能责怪孩子,“不要奢望社会上没有坏人”,必须担负起责任,告诉孩子“这一切伤害都不是你的错”。


另外,孩子表露出消极情绪时,父母一定要及时询问原因,并借助专业心理咨询机构帮助,陪伴孩子渡过难关。



所有的父母,包括还没有孩子的女孩子们,都应该有这样的意识。只有我们提高了对于猥亵犯罪的注意力,才能够更好保护孩子、保护自己。


来源 | 共青团新闻联播


Copyright © 江苏发夹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