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比倒闭潮更可怕的是"低价竞争":饿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客户!

广州服装行业信息网 2019-01-15 22:55:19

华为掌门人任正非曾说:“再不可以忽悠中国消费者了。什么“物美价廉”,什么“让消费者享受低价”等等。这些东西都是靠不住的。提升产品品质,需要巨大的投入和决心,需要几十年厚积薄发。


你一味低价,就没有好产品。而消费者根上的需求是好产品,是高品质的产品。企业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就把他们逼出中国,到日本等国去狂购”。


近年来,各行业企业“倒闭”、“关停”、“破产”、“拖欠工资”、“业绩下滑”、“亏损”等消息动摇人心。由于国内产能过剩严重,很多企业要么没生意,要么靠低利润走量维持生存。


除了外部环境,内在的恶性竞争也在吞噬制造业的好光景。为了维系客户、保证有生意可做,一些企业不惜以“保本”姿态卖货,加重了更多中小型厂倒闭风险。



图片基于cco协议



“价格多低的生意都有人做!”现在看来,比“倒闭潮”更可怕的是“低价竞争”。


在买卖市场里,买东西嘛,当然要挑便宜的买,可关键的问题却是,在客户无法对产品质量进行鉴别的情况下,卖家无底线的经营,最终扰乱了市场,出现了饿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企业的错误现象。



1


饿死同行


比如在同一个地区,有50家同类型的生产厂家,而同一个地区里有50家需要的经销商,如果有一家工厂用低价搞定了10家经销商,那剩下的49家就只有40个机会了,接不到订单的就直接饿死。长此以往,市场就被扰乱。



图片基于cco协议

 

2


累死自己


厂家毛利率控制在20%左右属于正常范围,可实际上有的厂家为了有生意做,毛利率5%也在接,有的2%,甚至更低。接到单了,当然高兴,小作坊热火朝天日夜不停地赶着工期,营销部天天忙着发单,安排发货。


在这看似繁荣的背后,厂家的日子真的好过吗?到年底一算账,除去工人工资,房租费,水电费,市场推广费,物流费,卫生费,网络费,电话费,各类罚款,唉,辛辛苦苦干一年,到头来就剩下三瓜两枣,还不如给别人打工赚的多,何苦呢?



图片基于cco协议



近段时期,越来越多的企业负责人抱怨,低价竞争已经扰乱了正常的行业秩序。“不管什么样的产品,总有更低价格的产品出现。不管下游的用户给出的价格有多低,总有人会接单。从生产的角度来看,这样的价格根本无法保证利润率,如果他们能做,那也肯定是在原材料和工艺上偷工减料了。”长此以往,行业的健康发展势必受到威胁,中国制造的影响力一定会下降。




3


 坑死下游客户


有一句行话叫“买的永远没有卖的精”,不是内行人永远不知道这行业这水有多深。买家以为占了个大便宜,殊不知最该哭的是自己。经常听到各种客户抱怨问题,殊不知原材料成本上涨严重,各方面成本居高不下,这么低的价格能买来什么样的高质量的产品呢?贪图便宜最终损害的是自己的切身利益。



基于cco协议



客户以为占了个大便宜,属不知最该哭的是业主本人。两个月前,小编店里来了个客人,说:我去年买的马桶,从年初到现在,短短四个月时间堵了三次,光是请维修师傅疏通都花了180块钱,叫我去帮忙看看是什么问题。


我去了,一看,这个马桶质量还不是一般的差,表面还看的过去,可关键地方水箱和排污口一看就是垃圾货。使用不到一年水箱竟有漏水现象,排污口不仅是200mm的小口径排污口还没有施釉,最后我们把马桶拆下来竟发现3个排污口。


这样的马桶不堵才怪了!我问他:你这马桶买成多少钱一个?他告诉了我,问我贵不贵。我说,你占大便宜了,你做的这个价格,拿我们按照标准来做,连原材料、人工费都不够,不要说打广告、销售和安装费,更别说是利润了。最后由我们按照正常价格给他拆了重新安装了一个。



中国商业会失去未来


——消费升级,中国泛中产阶级在兴起,物美价廉失去未来



中国的消费者在升级,中国已经不再是改革开放之初、那种整体收入和消费能力都比低的状态,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均收入更是比以前大幅提升,中国人甚至在2014年购买了全球46%的奢侈品,2014年,中国公民出境旅游突破1亿次,境外消费超过1万亿,中国人成为了国外不可忽视的消费群体,甚至一些商场都专门推出了针对中国消费者的政策、甚至专门服务的导购。


这些都说明,中国的消费不再是过去的消费状态,已经有了很大的升级,中国的泛中产阶级正在兴起。





4


 中国人在国际市场的消费堪称惊人


面对这个冲击,如果中国的企业不提升产品和品牌的竞争力,提高附加值,将会失去中国市场,中国消费者海外采购消费力证明了中国不是缺乏消费力,而是“中国的产品没有满足中国消费者成长、提升的需求”,如果不能提升,将会失去中国市场,倘若不能推出优质、有竞争力的产品,就如如任正非所说,将失去未来战略竞争力。


低价竞争意味着企业不会有充足的资金投入研发、设计、制造,缺乏了研发、设计,企业就会在产业链关键环节失去竞争力,就会影响产品的品质和质量,就会在消费者心中形成恶劣印象,就会继续拉低中国制造的形象,把消费者逼到国外购买产品。


这两年,作为中国民企、中国科技领军企业的华为之所以持续巨大成功,就是因为华为走到今天,一心一意提供好产品。为此,几十年如一日,每年都拿出巨额资金搞研发。过去十年,华为累积投入2400亿元搞研发,17万员工中研发人员的比例高达45%。


华为在全球设立16个研发中心,31个联合创新中心,加入170多个彼岸准组织和开源组织。截止2015年12月3日,华为累计获得专利授权50337件。全世界第一流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纷纷聚集在华为。


2016年频繁提及的“供给侧”调整,强化在供给侧发力,也正是针对这一趋势做出的高瞻远瞩的对策,工信部将在供给侧改革发力,以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为主线,开展改善消费品供给专项行动,促进轻工、纺织、食品、医药、智能硬件等产业创新发展。



5


致亲爱的客户




故事一:


一哥们去买肉夹馍,对老板说:“给我来一个,不要辣椒, 给我多放点肉,放,再放,再放点,再多放点……”,老板抬头看着他:“我给你卷头猪吧?”



图片基于cco协议



故事二:


曾经有一个业务员问老板:“市场上有一个小厂,价格很低,很难对付,怎么办?”


老板反问道:“既然这家厂这么厉害,为什么一直是家小厂,而我们却是大厂呢?”


实际上,低价在市场上通常只是扮演着“搅局”的角色,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在对抗性竞争中,高价经常被低价搅得心烦意乱甚至胆战心惊,但低价最终总是难敌高价,甚至在高价面前一败涂地。


没有利润的支撑,哪来的售后服务和不断的创新!



客户一直觉得贵,使命压价,跟我算材料成本,我就很想问他:


研发成本你加了吗?人工成本加了吗?店面成本加了吗?管理成本加了吗?你还要售后吗?还要质保吗?





服务的前提是利润,利润空间可以被挤压,但不能消失,否则连同利润一起消失的还有服务。





请不要一味的过度要求,每个人都要生存,你拿走了他生存的空间,服务也就消失了。





请尊重每个行业,每一位尽心尽力为大家服务的人,也包括我们自己!


不好意思!有时候我们会对您说: No ,因为我们会用心去做好每一件事,不仅是对您负责,更对自己负责!


“抢别人的单,断自己的路!”以低价接单的企业只看重眼前利益,看似迫不得已的个体选择却在危害行业整体的健康发展。合作是讲双赢的,羊毛永远是要出在羊身上的,只有羊肥了,羊奶才会更多,工厂没有利润,没有价格,没有好的现金流,就不可能有足够的资金去做更大的市场投资,就不可能有利润空间提供最好的服务。


其实,在价格战的博弈中,企业完全可以靠挖掘自身优势,获取更多利益。 ——靠产品说话,完胜价格战!


过度价格战,低价竞争,不仅损害同行、累死自己、坑死消费者,损害中国的产业链,更损害中国商业的未来。


生活的格调在于您的品味,产品的质量在于您的选择!只选对的,时间会证明您的理性和远瞻!


好贵,没错,因为好,所以贵!


产品贵在品质,人贵在品味!服务的前提是利润,利润空间可以被挤压,但不能消失,否则连同利润一起消失的还有服务。


请不要一味的过度要求,每个公司都要生存,你拿走了厂家的生存空间,服务、品质怎么保障?做企业就是做良心,我们宁愿为价格解释一阵子,也不要因为品质,向客户道歉一辈子!


以低价接单的企业只看重眼前利益,看似迫不得已的个体选择却在危害行业整体的健康发展。这样的经营模式持续不了多久,而且在行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企业也丧失了从产品开发、工艺创新等方面提升的能力,其发展道路只能越走越窄,到头来会发现这是条死胡同。


其实,在价格战的博弈中,企业完全可以靠挖掘自身优势,获取更多利益。——靠产品说话,完胜价格战!

第1章 全部喂下去

帝都。

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大雪积淤,三日不化,寒气把整座皇宫笼盖在一层灰白色的雾气中。

冷梧宫里阴冷萧条,冷琉璃倚在榻上,双腕被黑色铁链穿过,倒刺勾住骨肉皮开肉绽,一身素服满是血痕。

可她像是不知道痛一般,只平静的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灯火,当听到远处喧嚣喜庆,清澈的眉目上着一抹苦涩颓败。

今夜新君纳后。

这时她才知道到底什么是爱——堂堂东靖皇子,为了一个怀着敌国骨肉的女子发兵伐邻,弑兄夺位,并不顾群臣反对娶为皇后。

而她,终究只是一个失败的替身,他想要救回他心爱之人的工具,她的任务完成,便被弃了。

“吱呀”一声大门被打开。

君无霜一身华贵大红,身材忻长挺拔,他不疾不徐踏进来,俊美的面容上是与生俱来的高贵与桀骜不驯。

他走近,手指挑过她身前东倒西歪的空酒瓶,将她的颓败尽收眼底,脸上浮出一抹嫌恶,“冷琉璃,你在这里饮酒,是庆贺朕和你师姐大婚吗?”

不期他的大婚之夜竟会出现在这里,琉璃抬起眸子,声音苦涩而凉薄,“君无霜,你已除掉心头大患,又得到你最想要的,干脆,也杀了我。”

她语调里弥漫着嗜血的悲戚。

君无霜最想要的是她的师姐冷玲珑,她们都出自千玑阁。

外界传,玲珑擅药是医者,而她擅剑是杀手,所以君无霜一直坚信不疑,当年救他,带他入阁之人是冷玲珑。

后来他伤好离开,琉璃又私自出阁助他成事,尽心尽力。他却在登基的前一晚,为能娶曾委身于邻国暴君的冷玲珑,将反对他们婚事的千玑阁灭门。

千玑阁主,也是她的父亲,连同同门三百条人命,全部丧命。

“杀你?”君无霜唇角勾起来,拂袖扫掉她腕中染着血的酒杯,一把将她压向长榻撕开她胸前的衣襟,“玲珑现在的身子不便侍奉朕,在她身子好起来之前,还是由你代她来受朕临幸——”

君无霜的动作粗暴却熟稔,因这是曾与他无比契合的身体,他在她的身体中得到过无数次的欢愉,可是这一次琉璃却挣扎的很厉害,她咬着牙向后退着,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是泪水,腕中铁链拉出两道猩红的血痕,脏污可怖。

“君无霜,你……个恶魔……你别碰我——”

不想她抗拒如此,君无霜一把钳起她的下巴,力道之大似要扭断她得脖子,狠狠盯着她,满身戾气,脸色阴鸷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千玑阁的杀手,朕的银衣卫统领,竟敢说朕是恶魔?冷琉璃,你是不是忘了你杀人的样子……”

他在她身上的动作并未停,直到撕碎了她身上所有布料,在她身上倾泄着他的欲望,愈发深狠。

琉璃表情从凄厉到冷漠,最终,像是一个破败的木偶,在床榻上一动不动。

结束,君无霜从她身上下来整理好衣袍,俯下身子,手指卷着黑色铁链,眸子的颜色很深,“冷琉璃,我知道你想离开,我可以放你……”

黑红的血从她手腕间渗出来,琉璃毫无生机的眸子不可控制的转向他。

君无霜扔出一块玉佩在她身上,“这个人得罪了玲珑,杀了他,我放你走……”

琉璃看了一眼那玉佩,唇角扯了起来,仿佛听到这世间最可笑的事,“不可能。”

君无霜被她眼中的嘲讽刺痛,见她不从,面色一冷,“来人——”

托着一方托盘的宫人从门外走进,待琉璃看到那人托盘上放的东西,瞳孔猛然收缩起来!

“全部给她喂下去——”

第2章 罂膏

几日后,午时。

琉璃缩在床上拿被子裹紧身体,浑身如同被无数只虫蚁啃噬着,下一秒便血肉模糊。

“冷姑娘,要是难受就别再忍了,咱家托着这药……也累了……”一个宫人端着托盘立在她的身侧,虽躬着身却面露鄙夷,阴恻恻的开口催促着她。

她喘息声愈发粗重,因忍耐指尖钳进手心,被子上身上尽是血痕,像一只用力蜷缩刺猬,又痛苦又可怖。

她忍了好久,终是从床上伏起身,带血的手指微微颤抖伸向那托盘里的药片……

罂膏,至纯至邪,只要连用七日……必是此生都戒不掉的瘾!

君无霜,竟然会用这样的方法控制她,让她成为替他和冷玲珑杀人的工具……

“无霜,你小心一点……”

有女子笑闹的声音传进屋子,笑声愉悦妩媚,琉璃触向那片罂膏的手指忽然顿住,细密的汗水之下,脸色白的更厉害了——

这天下,能直接唤出那两个字的女人,只有一个。

院外。

君无霜从那棵高大的梧桐树上飞跃下来,手里托着一只筝,面带笑意走向院中由婢女扶着的华贵女人,面容俊美,“玲珑,朕说过,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朕都会取给你。”

女子一身华贵红衣,腹部隆着,接过他手里的筝,头埋在他胸前勾唇,“皇上讨厌,又在这里打趣玲珑,一个筝也要说这么多的情话……”

君无霜笑了几声,将她紧紧揽在怀里,“玲珑不喜欢?”

冷玲珑抿唇一笑,摇摇头,嗔道,“皇上,你明知道臣妾在跟你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