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比倒闭潮更可怕的是"低价竞争":饿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客户!

广州服装行业信息网 2019-01-15 09:55:19

华为掌门人任正非曾说:“再不可以忽悠中国消费者了。什么“物美价廉”,什么“让消费者享受低价”等等。这些东西都是靠不住的。提升产品品质,需要巨大的投入和决心,需要几十年厚积薄发。


你一味低价,就没有好产品。而消费者根上的需求是好产品,是高品质的产品。企业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就把他们逼出中国,到日本等国去狂购”。


近年来,各行业企业“倒闭”、“关停”、“破产”、“拖欠工资”、“业绩下滑”、“亏损”等消息动摇人心。由于国内产能过剩严重,很多企业要么没生意,要么靠低利润走量维持生存。


除了外部环境,内在的恶性竞争也在吞噬制造业的好光景。为了维系客户、保证有生意可做,一些企业不惜以“保本”姿态卖货,加重了更多中小型厂倒闭风险。



图片基于cco协议



“价格多低的生意都有人做!”现在看来,比“倒闭潮”更可怕的是“低价竞争”。


在买卖市场里,买东西嘛,当然要挑便宜的买,可关键的问题却是,在客户无法对产品质量进行鉴别的情况下,卖家无底线的经营,最终扰乱了市场,出现了饿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企业的错误现象。



1


饿死同行


比如在同一个地区,有50家同类型的生产厂家,而同一个地区里有50家需要的经销商,如果有一家工厂用低价搞定了10家经销商,那剩下的49家就只有40个机会了,接不到订单的就直接饿死。长此以往,市场就被扰乱。



图片基于cco协议

 

2


累死自己


厂家毛利率控制在20%左右属于正常范围,可实际上有的厂家为了有生意做,毛利率5%也在接,有的2%,甚至更低。接到单了,当然高兴,小作坊热火朝天日夜不停地赶着工期,营销部天天忙着发单,安排发货。


在这看似繁荣的背后,厂家的日子真的好过吗?到年底一算账,除去工人工资,房租费,水电费,市场推广费,物流费,卫生费,网络费,电话费,各类罚款,唉,辛辛苦苦干一年,到头来就剩下三瓜两枣,还不如给别人打工赚的多,何苦呢?



图片基于cco协议



近段时期,越来越多的企业负责人抱怨,低价竞争已经扰乱了正常的行业秩序。“不管什么样的产品,总有更低价格的产品出现。不管下游的用户给出的价格有多低,总有人会接单。从生产的角度来看,这样的价格根本无法保证利润率,如果他们能做,那也肯定是在原材料和工艺上偷工减料了。”长此以往,行业的健康发展势必受到威胁,中国制造的影响力一定会下降。




3


 坑死下游客户


有一句行话叫“买的永远没有卖的精”,不是内行人永远不知道这行业这水有多深。买家以为占了个大便宜,殊不知最该哭的是自己。经常听到各种客户抱怨问题,殊不知原材料成本上涨严重,各方面成本居高不下,这么低的价格能买来什么样的高质量的产品呢?贪图便宜最终损害的是自己的切身利益。



基于cco协议



客户以为占了个大便宜,属不知最该哭的是业主本人。两个月前,小编店里来了个客人,说:我去年买的马桶,从年初到现在,短短四个月时间堵了三次,光是请维修师傅疏通都花了180块钱,叫我去帮忙看看是什么问题。


我去了,一看,这个马桶质量还不是一般的差,表面还看的过去,可关键地方水箱和排污口一看就是垃圾货。使用不到一年水箱竟有漏水现象,排污口不仅是200mm的小口径排污口还没有施釉,最后我们把马桶拆下来竟发现3个排污口。


这样的马桶不堵才怪了!我问他:你这马桶买成多少钱一个?他告诉了我,问我贵不贵。我说,你占大便宜了,你做的这个价格,拿我们按照标准来做,连原材料、人工费都不够,不要说打广告、销售和安装费,更别说是利润了。最后由我们按照正常价格给他拆了重新安装了一个。



中国商业会失去未来


——消费升级,中国泛中产阶级在兴起,物美价廉失去未来



中国的消费者在升级,中国已经不再是改革开放之初、那种整体收入和消费能力都比低的状态,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均收入更是比以前大幅提升,中国人甚至在2014年购买了全球46%的奢侈品,2014年,中国公民出境旅游突破1亿次,境外消费超过1万亿,中国人成为了国外不可忽视的消费群体,甚至一些商场都专门推出了针对中国消费者的政策、甚至专门服务的导购。


这些都说明,中国的消费不再是过去的消费状态,已经有了很大的升级,中国的泛中产阶级正在兴起。





4


 中国人在国际市场的消费堪称惊人


面对这个冲击,如果中国的企业不提升产品和品牌的竞争力,提高附加值,将会失去中国市场,中国消费者海外采购消费力证明了中国不是缺乏消费力,而是“中国的产品没有满足中国消费者成长、提升的需求”,如果不能提升,将会失去中国市场,倘若不能推出优质、有竞争力的产品,就如如任正非所说,将失去未来战略竞争力。


低价竞争意味着企业不会有充足的资金投入研发、设计、制造,缺乏了研发、设计,企业就会在产业链关键环节失去竞争力,就会影响产品的品质和质量,就会在消费者心中形成恶劣印象,就会继续拉低中国制造的形象,把消费者逼到国外购买产品。


这两年,作为中国民企、中国科技领军企业的华为之所以持续巨大成功,就是因为华为走到今天,一心一意提供好产品。为此,几十年如一日,每年都拿出巨额资金搞研发。过去十年,华为累积投入2400亿元搞研发,17万员工中研发人员的比例高达45%。


华为在全球设立16个研发中心,31个联合创新中心,加入170多个彼岸准组织和开源组织。截止2015年12月3日,华为累计获得专利授权50337件。全世界第一流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纷纷聚集在华为。


2016年频繁提及的“供给侧”调整,强化在供给侧发力,也正是针对这一趋势做出的高瞻远瞩的对策,工信部将在供给侧改革发力,以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为主线,开展改善消费品供给专项行动,促进轻工、纺织、食品、医药、智能硬件等产业创新发展。



5


致亲爱的客户




故事一:


一哥们去买肉夹馍,对老板说:“给我来一个,不要辣椒, 给我多放点肉,放,再放,再放点,再多放点……”,老板抬头看着他:“我给你卷头猪吧?”



图片基于cco协议



故事二:


曾经有一个业务员问老板:“市场上有一个小厂,价格很低,很难对付,怎么办?”


老板反问道:“既然这家厂这么厉害,为什么一直是家小厂,而我们却是大厂呢?”


实际上,低价在市场上通常只是扮演着“搅局”的角色,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在对抗性竞争中,高价经常被低价搅得心烦意乱甚至胆战心惊,但低价最终总是难敌高价,甚至在高价面前一败涂地。


没有利润的支撑,哪来的售后服务和不断的创新!



客户一直觉得贵,使命压价,跟我算材料成本,我就很想问他:


研发成本你加了吗?人工成本加了吗?店面成本加了吗?管理成本加了吗?你还要售后吗?还要质保吗?





服务的前提是利润,利润空间可以被挤压,但不能消失,否则连同利润一起消失的还有服务。





请不要一味的过度要求,每个人都要生存,你拿走了他生存的空间,服务也就消失了。





请尊重每个行业,每一位尽心尽力为大家服务的人,也包括我们自己!


不好意思!有时候我们会对您说: No ,因为我们会用心去做好每一件事,不仅是对您负责,更对自己负责!


“抢别人的单,断自己的路!”以低价接单的企业只看重眼前利益,看似迫不得已的个体选择却在危害行业整体的健康发展。合作是讲双赢的,羊毛永远是要出在羊身上的,只有羊肥了,羊奶才会更多,工厂没有利润,没有价格,没有好的现金流,就不可能有足够的资金去做更大的市场投资,就不可能有利润空间提供最好的服务。


其实,在价格战的博弈中,企业完全可以靠挖掘自身优势,获取更多利益。 ——靠产品说话,完胜价格战!


过度价格战,低价竞争,不仅损害同行、累死自己、坑死消费者,损害中国的产业链,更损害中国商业的未来。


生活的格调在于您的品味,产品的质量在于您的选择!只选对的,时间会证明您的理性和远瞻!


好贵,没错,因为好,所以贵!


产品贵在品质,人贵在品味!服务的前提是利润,利润空间可以被挤压,但不能消失,否则连同利润一起消失的还有服务。


请不要一味的过度要求,每个公司都要生存,你拿走了厂家的生存空间,服务、品质怎么保障?做企业就是做良心,我们宁愿为价格解释一阵子,也不要因为品质,向客户道歉一辈子!


以低价接单的企业只看重眼前利益,看似迫不得已的个体选择却在危害行业整体的健康发展。这样的经营模式持续不了多久,而且在行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企业也丧失了从产品开发、工艺创新等方面提升的能力,其发展道路只能越走越窄,到头来会发现这是条死胡同。


其实,在价格战的博弈中,企业完全可以靠挖掘自身优势,获取更多利益。——靠产品说话,完胜价格战!

第1章 全部喂下去

帝都。

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大雪积淤,三日不化,寒气把整座皇宫笼盖在一层灰白色的雾气中。

冷梧宫里阴冷萧条,冷琉璃倚在榻上,双腕被黑色铁链穿过,倒刺勾住骨肉皮开肉绽,一身素服满是血痕。

可她像是不知道痛一般,只平静的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灯火,当听到远处喧嚣喜庆,清澈的眉目上着一抹苦涩颓败。

今夜新君纳后。

这时她才知道到底什么是爱——堂堂东靖皇子,为了一个怀着敌国骨肉的女子发兵伐邻,弑兄夺位,并不顾群臣反对娶为皇后。

而她,终究只是一个失败的替身,他想要救回他心爱之人的工具,她的任务完成,便被弃了。

“吱呀”一声大门被打开。

君无霜一身华贵大红,身材忻长挺拔,他不疾不徐踏进来,俊美的面容上是与生俱来的高贵与桀骜不驯。

他走近,手指挑过她身前东倒西歪的空酒瓶,将她的颓败尽收眼底,脸上浮出一抹嫌恶,“冷琉璃,你在这里饮酒,是庆贺朕和你师姐大婚吗?”

不期他的大婚之夜竟会出现在这里,琉璃抬起眸子,声音苦涩而凉薄,“君无霜,你已除掉心头大患,又得到你最想要的,干脆,也杀了我。”

她语调里弥漫着嗜血的悲戚。

君无霜最想要的是她的师姐冷玲珑,她们都出自千玑阁。

外界传,玲珑擅药是医者,而她擅剑是杀手,所以君无霜一直坚信不疑,当年救他,带他入阁之人是冷玲珑。

后来他伤好离开,琉璃又私自出阁助他成事,尽心尽力。他却在登基的前一晚,为能娶曾委身于邻国暴君的冷玲珑,将反对他们婚事的千玑阁灭门。

千玑阁主,也是她的父亲,连同同门三百条人命,全部丧命。

“杀你?”君无霜唇角勾起来,拂袖扫掉她腕中染着血的酒杯,一把将她压向长榻撕开她胸前的衣襟,“玲珑现在的身子不便侍奉朕,在她身子好起来之前,还是由你代她来受朕临幸——”

君无霜的动作粗暴却熟稔,因这是曾与他无比契合的身体,他在她的身体中得到过无数次的欢愉,可是这一次琉璃却挣扎的很厉害,她咬着牙向后退着,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是泪水,腕中铁链拉出两道猩红的血痕,脏污可怖。

“君无霜,你……个恶魔……你别碰我——”

不想她抗拒如此,君无霜一把钳起她的下巴,力道之大似要扭断她得脖子,狠狠盯着她,满身戾气,脸色阴鸷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千玑阁的杀手,朕的银衣卫统领,竟敢说朕是恶魔?冷琉璃,你是不是忘了你杀人的样子……”

他在她身上的动作并未停,直到撕碎了她身上所有布料,在她身上倾泄着他的欲望,愈发深狠。

琉璃表情从凄厉到冷漠,最终,像是一个破败的木偶,在床榻上一动不动。

结束,君无霜从她身上下来整理好衣袍,俯下身子,手指卷着黑色铁链,眸子的颜色很深,“冷琉璃,我知道你想离开,我可以放你……”

黑红的血从她手腕间渗出来,琉璃毫无生机的眸子不可控制的转向他。

君无霜扔出一块玉佩在她身上,“这个人得罪了玲珑,杀了他,我放你走……”

琉璃看了一眼那玉佩,唇角扯了起来,仿佛听到这世间最可笑的事,“不可能。”

君无霜被她眼中的嘲讽刺痛,见她不从,面色一冷,“来人——”

托着一方托盘的宫人从门外走进,待琉璃看到那人托盘上放的东西,瞳孔猛然收缩起来!

“全部给她喂下去——”

第2章 罂膏

几日后,午时。

琉璃缩在床上拿被子裹紧身体,浑身如同被无数只虫蚁啃噬着,下一秒便血肉模糊。

“冷姑娘,要是难受就别再忍了,咱家托着这药……也累了……”一个宫人端着托盘立在她的身侧,虽躬着身却面露鄙夷,阴恻恻的开口催促着她。

她喘息声愈发粗重,因忍耐指尖钳进手心,被子上身上尽是血痕,像一只用力蜷缩刺猬,又痛苦又可怖。

她忍了好久,终是从床上伏起身,带血的手指微微颤抖伸向那托盘里的药片……

罂膏,至纯至邪,只要连用七日……必是此生都戒不掉的瘾!

君无霜,竟然会用这样的方法控制她,让她成为替他和冷玲珑杀人的工具……

“无霜,你小心一点……”

有女子笑闹的声音传进屋子,笑声愉悦妩媚,琉璃触向那片罂膏的手指忽然顿住,细密的汗水之下,脸色白的更厉害了——

这天下,能直接唤出那两个字的女人,只有一个。

院外。

君无霜从那棵高大的梧桐树上飞跃下来,手里托着一只筝,面带笑意走向院中由婢女扶着的华贵女人,面容俊美,“玲珑,朕说过,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朕都会取给你。”

女子一身华贵红衣,腹部隆着,接过他手里的筝,头埋在他胸前勾唇,“皇上讨厌,又在这里打趣玲珑,一个筝也要说这么多的情话……”

君无霜笑了几声,将她紧紧揽在怀里,“玲珑不喜欢?”

冷玲珑抿唇一笑,摇摇头,嗔道,“皇上,你明知道臣妾在跟你说笑……”

两人相拥着在树下你侬我侬,一转眼才看到扶着冷梧宫门框看着他们的女人,脸色苍白,布满汗水。

视线相对的一瞬,冷玲珑握着纸筝的手指微微蜷起,她面带歉意和不舍离开君无霜的怀抱,朝宫门走来,“师妹这是怎么了?”

她脸上的心疼真真切切,若不是那关切根本不达眼底,琉璃都要以为眼前的女人失忆了。

琉璃苦笑,声音虚弱断续,“师姐……你知不知道……君无霜灭了千玑阁……”

冷玲珑一顿。

“冷琉璃,你真可笑——”片刻,她忽然轻笑起来,那笑容隐秘而诡异,“你问我知不知道君无霜灭了千玑阁?我当然知道。因为……那本来就是我的主意……”

琉璃不可置信的睁大眸子,“师姐,你——”

冷玲珑眉眼一厉,正准备再说什么,忽然瞥见身后跟上来的人,转而温婉委屈的扑到来人怀里,

“皇上……是臣妾多管闲事,师妹身体不适,又看我们恩爱,有怨气迁怒于玲珑也是常情,皇上不要怪罪于她……”

那副架势仿佛是她对冷玲珑说了什么十恶不赦的话,琉璃心下升腾出急怒,刚想辩解,君无霜一把掐住她的脖颈将她甩到地上。

身体剧痛,却不及男人声音里阴沉冷漠带给她的心痛,“冷琉璃——你重伤不愈,玲珑专门找来罂膏治你,你不感激玲珑反而恶语相向,真该死!”

原来,喂她罂膏也是冷玲珑的主意……

“皇上,”冷玲珑眉眼变了变,扶住他的手,“师妹这番性子,皇上还是放她出宫吧……”

冷琉璃在宫中一日,她便一日不得心安,她一定要想办法,把冷琉璃和君无霜分开。

而后,一个被驱逐的人,生死不就由她冷玲珑说了算!

第3章 豁得出去

冷琉璃表情痛苦,似乎在强忍着不让眼里蓄着的泪水落下来,君无霜触到她这番模样,不由黑眸一深,蹙起眉头,

“你若想离开,不要用这种方法。杀了风天硕,朕就放你离开——”

“皇上,”好久,琉璃才从地上抬起头,逼退眼眶里的湿意,眸子清亮而黑白分明,“琉璃杀不了他……”

她的神色因陷入回忆忽然和软,君无霜将那份柔软尽收眼底,狠厉从他的墨色的眸底一分一分倾泄而出,

“杀不了,还是不想杀?别忘了,你曾是朕的银衣卫统领,是朕最好的刀……”

那冷淡的声音像是一股寒意侵入她的五脏六腑,“何况,你还有这么一张脸,作为女人,只要肯豁得出去,有些事会简单许多……”

“……”

手指徒然失去了力气,听着耳边响起木门关上的声音。

琉璃伏在地上,很久没能起来。

……

夜深,凤霞宫,一道黑影掠入。

镶金床榻前烛火微动,冷玲珑从床上睁起眼睛,视线落在与脖子一寸之遥的冰冷剑梢。

不急不缓的起身,冷笑,“师妹这是做什么?”

她就猜到,她这蠢笨的师妹今夜一定会来!

冷琉璃持剑的手微微颤着,“师姐,我父亲从小收留你,教你医术,视你为亲生女儿,你为什么让君无霜灭了千玑阁……”

“为什么?”冷玲珑幽然一笑,面色在烛光下冷漠阴鸷,“我的好师妹,也就是你会这么傻还专程过来问我为什么。”

她站起身,不住叹息,“谁让他们那么不识趣,瞧不起我跟过北荒那个老不死的昏君,阻止我和无霜成亲,该死!”

“你明知道君无霜执意要娶你,他们阻止也没有用……”

“是啊,所以还要怪……”冷玲珑朝她靠了靠,声音阴冷,“他们知道,当年到底是谁救了皇上……”

冷琉璃只觉血气从胸腔上泛,喉咙里尽是腥红,“你说过,一开始是君无霜认错所以错过了解释的时机,那是欺君之罪,所以我答应,那件事永远都不会说出去——”

冷玲珑笑得很冷,“别再自欺欺人了冷琉璃,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你有多爱君无霜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她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师妹,深爱着那个男人,爱到为他违反门规,背弃师门,不要名分随他出征多年。

而错,就错在她当年引狼入室!

冷琉璃持剑的手微微送下来……

犹记得那一年下山与他初遇,山洞里四处冻雪,他一身血衣,伤了眼睛,不知从哪里来。

本不打算带他走,而当她把断箭从他身上拔下来时,他连闷哼都没有一声。那一刻,她终是抹净了那张满是血污的脸,英俊淡漠的男人,手中泠泠似水的长剑泛出冰冷白光。

阴沉沉的天,寒风像夹着刀子,烈马被狂风卷起的碎石击得嘶鸣,琉璃自己回阁尚且艰难,何况马背上还托着一个男人。

七天的路她走了半个月,一路上只护着他和他要用的伤药,一回到千玑阁,她便去找自小修习医术的师姐。

她耽误了回程,在阁中闭关受罚,可想到人已经送到师姐那里,便只觉心安。

君无霜在一个午后醒来,眼睛敷了草药,恢复清明。

冷玲珑坐在他的床边,他幽深的眸子仔细端详她,轻笑:“是你救了我?”

冷玲珑沉着一张清秀的脸,不点头也不摇头,只琢磨着刚刚从他怀里掏出的玉佩上印的是什么字,没有说话。

他看了看四周:“这里是在医馆么?你叫什么名字?”

冷玲珑淡淡勾了勾唇角,“玲珑。”

“玲珑……”君无霜声线,握住她的手:“我是君无霜。”

冷玲珑微微抬眼看他,又似不好意思低下头,却没有将手抽开。

……

第4章 朕亲眼看到

琉璃责罚结束,回到院中看到的便是君无霜和冷玲珑一起散步的情景。

君无霜将她错当成玲珑——

而玲珑给出的说辞却让她无法向他解释。

琉璃心碎,这个她用生命救下来的男人甚至不知她得姓名便要离她而去。

她不甘,所以他离开的第二天,她便去追随他。用她的武功做筹码,成了他最好的一把刀,组建银衣卫上阵杀敌,甚至在他一次醉酒后,被迫成了他的女人。

直到当一切风平浪静,他立了他心底最爱的女人做了皇后。

于是,战事,权斗,冷玲珑从未卷入任何的风尖上去。

……

“冷琉璃,你跟你的父亲一样傻,竟敢阻挡我做皇后。君无霜最是看不得我委屈,所以才杀了冷锋……”

冷玲珑笑得温婉,琉璃双眸愈发通红,握着剑的手不住颤抖,几乎要失去理智。

心头袭来的痒意却让她身子忽然一软,手里的剑“咣当”一声朝掉了下去!

冷玲珑勾唇一笑,脚尖朝她的心窝狠狠踹去,然后从床榻上坐起来,居高临下的表情像在看一只蝼蚁。

“冷玲珑……”琉璃捂着心口,身体不住颤抖着,痛意从四肢百骸发出来,皮肤中如有千万只虫蚁啃噬,“你,你无耻……”

婴膏是千玑阁禁药,只有重伤难忍疼痛者才被允许施以少量,玲珑跟父亲骗取婴膏药方,却要用到她身上!

冷玲珑唇角的笑愈发得意,“看看,这就是你那阁主父亲最喜欢的女儿,东靖战无不胜的女英雄,还不是跪倒在我冷玲珑的面前?”

绣鞋踩在地上细白手指上,只听得关节一节一节碎裂的声音,

“冷琉璃,师姐其实是真的该谢你。当年若不是你救君无霜,这些年又为他出生入死,落得一身伤病换来他的皇位,师姐又怎么能成为东靖的皇后呢?”

琉璃身上越来越冷,越来越痛,冷玲珑一句一句的挑衅终于让她承受不住,琉璃只想阻止她,抓起手里的剑便胡乱刺出去——

宫门却忽然被一脚踹开,一道明黄袭向她,只听得右肩骨骼碎裂的闷声,她手中的剑掉落,扶着肩头缓缓从床榻上滑下去——

无须多看,冷琉璃知道她的右肩碎了,她数次出入战场从未受过重伤,没想到君无霜轻易便将她的锁骨折断……

“君无霜……”琉璃好久反应过来,痛的好久才挤出声音,“是冷玲珑——”

“闭嘴!”君无霜声音里只有朕怒,“朕亲眼看见你拿剑刺向玲珑,你还想怎么狡辩!”

琉璃痛的蜷缩在地上不住吸着气,大颗眼泪从空洞的眸子里流出来,隔着朦胧的泪眼,却只看到君无霜揽着冷玲珑,一脸焦急,

“朕得到消息便立马赶了过来,玲珑,你有没有被伤到……”

冷玲珑很勉强扯出一丝笑,有些赌气的冷声,“皇上这时想起关心玲珑?臣妾还以为,皇上只惦记琉璃师妹对东靖的功不可没……”

她语气里带着哀怨,君无霜尽数听懂了,蹙道,“玲珑,你生气朕将她留在宫里?朕不过是顾及琉璃是你的师妹……”

“臣妾也一次次顾及琉璃是臣妾师妹,但臣妾了解师妹,她生性冷血,真的不适合留在宫里,如今她又直接拿剑来伤臣妾,臣妾,臣妾真的没有一天不在担惊受怕……”

玲珑说到这里,捂着腹部,目光戚戚然,眼泪就要掉下来,君无霜见她这个样子,眉宇间尽是心疼,“玲珑,你放心,朕绝不会让她再伤到你——”

他一步一步朝琉璃走近。

“琉璃,你记不记得为了留在宫中,你答应过朕什么?”

第5章 收买人心

“你说——初心不变,一心护主。但你现在,竟然连朕最心爱的女人都伤?”

琉璃正咬牙忍着痛想要再说什么,却见君无霜忽然伏下身来,掌风稳准的重击她的左肩!

右肩的痛尚未麻木,左肩骨头碎裂的痛再次让琉璃叫出声来——

双肩俱碎,她的武功废了!

而君无霜却只是沉默一秒,起身,

“曹安……”

“奴才在……”

“冷琉璃以下犯上,意图伤害皇后,废去武功,打入天牢听候发落——”

“是。”

牢房脏污,不见天日。

冷琉璃终日躺在冰冷的地上,满身血污,骨伤不愈,一丝都活动不得。

最要命的,还是每日午后从心底蔓延出的瘾,像千万只虫蚁吞噬蚕食着她的骨血,奇痛奇痒无比,一寸一寸摧毁她的意志……

冷琉璃撑了不过两天,便浑身滚烫,意识模糊,昏死了过去。

“哗——”

“哗——”

不知浇了几盆冰水,冷琉璃从冰冷刺痛中清醒过来,却怎么也睁不开眸子。

隐约中似乎能听到男人怒到极点的咆哮,

“朕要的是一个听话的人,不是一个死人……”

牢房里跪了一地瑟瑟发抖的狱卒,君无霜一身明黄站在其中,一脚踹翻那个离他最近的狱卒,面容阴鸷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她若死了,朕诛你们九族——”

“皇上,皇上,奴才真的没对冷姑娘做什么,实在是冷姑娘的伤势太重,她又根本没有求生的欲望,奴才……”

“你说什么?”君无霜蓦然转过身来,“你说她,想死?”

“……”

牢房里的气氛阴冷的像一座坟墓。

君无霜一步一步靠近那在地上昏睡不醒的女人,看着她被鲜血浸透的衣衫,她肩胛骨处的伤势还往外渗着血,他却一拳锤了进去——

冷琉璃一口鲜血喷出来,缓缓睁开眼睛,虚弱喘息。

“冷琉璃,你想死?”君无霜的俊颜出现在她模糊的视线里。

琉璃干涩的嘴唇动了动,好久都没有发出声音,只有大颗大颗的眼泪不住从眸子里落下来,空洞毫无生机的眸,像一潭死水。

她不想死。

她有什么颜面去见九泉之下的父母和同门师兄妹……

但是君无霜,你叫我如何活着……

“皇上……”她虚弱的几乎发不出声音,满是泪水的眸子映着君无霜冷漠英俊的一张脸,“为何……来找琉璃……”

君无霜神色一瞬沉了下去,负手在牢房里踱了几步,声音淡漠如冰,“冷琉璃,你以为朕想来看你?”

“朕还真是小瞧了你!前脚刚把你打入死牢,后脚军卫左右两个统领便都过来跟朕求情,要挟朕说赐你死刑会寒了将士们的心,要朕饶恕你。”

他缓缓俯下身,拨开糊在她脸上带血的乱发,声音里尽是咬牙切齿的嗜血味道,

“冷琉璃,你何时会这么工于心计,收买人心?”

工于心计,收买人心吗?

原来他来看她,是因为这个……

琉璃心头一片苦涩,心道,君无霜,你知不知道,我最能收买人心的东西,不过是这一颗曾经对你毫无保留的伤痕累累的心。

“皇上的意思……琉璃明白了……”

琉璃好久扯出一抹笑容,手指蜷缩好久,将地上一片锋利碎石抓握在手中,还不及君无霜反应,猝然划过脖颈——

Copyright © 江苏发夹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