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就该这样霸气活!

女人都爱看 2018-09-09 15:58:21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女人都爱看

“好热……” 

夏菲无力地呻吟,美妙的胴体,在豪华大床上难耐地扭动。

落地窗前,男人看着床上的女孩,星眸透着一丝寒光。

他手里捏着一枚玉蝴蝶发夹,无意识地旋转。

“水……”夏菲咽着干渴的喉,茫然地看向落地窗前的男人,“我好口渴……”

男人冷冷看了她一眼,来到她面前,拿起一整瓶威士忌,无声地递给她。

夏菲就那样赤裸着身体,接过了那瓶威士忌。

她焦急地拨开瓶子,干渴地往喉里灌。

她的身体因那可怕的“迷药”效果,燃烧得可怕,燥热得如同要死了般地喝着那威士忌。

辛辣的感觉刺激着她越喝越勇,酒液点点地沿着精致的锁骨往下流……

男人冷眼旁观,见她喝得差不多了,便命令道,“起来。”

夏菲茫然扔掉酒瓶,害怕地爬下床,“这是哪里?这是哪里?我要回家。”

看见夏菲赤裸着身体就要走出门外,男人冷冷地握住门把,语气霸道而阴沉地问:“你就这样出去?一丝不挂?”

“你说什么?什么一丝不挂?”

夏菲下意识地转过身,她想要推开他,双手却只能无力地撑在他结实的胸膛前。

看着他完美的脸庞,她的脸一红,害怕地问:“你是谁?”

他扯过一丝冷笑:“我是谁?你把玉蝴蝶放在门口,还问我是谁?”

“啊?”夏菲茫然地看着他:“什么玉蝴蝶?我什么也不知道。我要回家,我不要在这里,我不认识你,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夏菲糊乱地说话,想让自己恢复意识地想一些事,可是因为迷药力太猛,她才刚站稳的身子,又软在他的身上,脸微靠在他的胸膛前,轻喘着温热的气体,仿佛在挑逗他的身体般…

“想要走,为什么还要留下来?这出戏,你演得太过了。”他冷冷地站在原地,感觉面前的女孩身体散发一股处子的清香。

“什么?”夏菲茫然地看着他,“什么戏?我什么也不知道,你放开我……”

她的话刚说完,就被男人用野兽般的力量按在了门上,随即,唇瓣被他的性感薄唇猛力地覆盖……

“唔…………”夏菲的心脏砰砰地跳。

他的舌尖强窜进她的唇内吸吮着,上一分钟柔软,下一分钟强势地交错着,折腾得她欲罢不能。

“你要干什么?”

夏菲急红着脸,无力地喘着气,神智不清地叫:“你走开!我认识你!你为什么要吻我?你走开!”

夏菲的抗拒反而激起了男人的征服欲,他双手握紧她的纤腰,让她的酥胸紧贴自己坚实的胸膛,然后再强势地吻紧她的唇片,舌尖狂妄地窜进唇内,与她的舌尖柔情地缠绵着……

“啊……”夏菲激乱而迷情地仰脸叫起来。

他将她横抱起来,边用那灼热的眼神看着她,边往床上走去……

清晨。

夏菲在疼痛、疲累、干渴中醒来。

床边有个强硬凛然的男人,他赤裸着上半身,正在穿衣服。

夏菲有一刹那间,以为自己在做梦,她先是让自己的头脑再清醒一下,这才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看到这个男人穿完衬衣,提起一件名贵黑色西服,异常优雅绅士地穿了起来,甚至将深蓝锦盒中的蓝白格襟花,别于西装的襟领前,一派尊贵气息如同光芒般,散漫而出,夏菲的全身瞬间僵硬,血液倒流,指甲掐进自己的掌心,疼痛不已。

韩毅江对着全身镜中的自己,得体地整理了一下仪容,这才透过面前的镜子,看着那床上的女孩,正头发乱七八糟,迷迷糊糊,仿佛还没有睡醒地瞪大眼睛,失神地看着自己。

他的眸光一闪,盯紧面前的女孩,缓声地说:“你醒了?”

夏菲神智瞬间全清醒了,她吓得魂飞魄散地坐起床,可盖在身上的床单,哗的一声掉下来,她低头一看,终于放尽气门,震惊地大叫一声“啊!”

这一声尖叫,把整栋酒店都给震破了,把窗外的飘雪都再震落一点点……

夏菲绝望地想要痛哭出来,发狠地一把抓起床边的遥控器,对着面前人大叫:“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会和你在一起?”

韩毅江凝视着夏菲那神经质的表情,也起了一丝疑惑,嘲弄地说:“怎么?昨晚那么热情,清晨就后悔暴露自己?”

夏菲倒抽一口气,一手急扯着床单,一手拿着遥控器做武器跳下床,想走近又不敢走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气愤颤抖地尖叫:“你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我不认识你,我热什么情什么火?我我跟你熟啊?!!”

韩毅江没有时间理她说废话,只是从钱包里抽出了一张支票,对着夏菲,将它扔在空中,才面无表情地说:“你要知道什么?”

“我为什么会在你的床上?”夏菲直接审。

“你没有在我的床上,你在酒店房间的床上。”韩毅江稍换了一个坐姿给她提个醒,趟开的衣领,露出了古胴色的坚实胸膛,散发出一股致命的诱惑力。

“我为什么会在酒店房间的床上,而且和你在一起,过了这么一个可怕的晚上?”夏菲压抑自己的愤怒,看着他。

韩毅江幽幽地看着她,仿佛她真的一无所知,尤其是她那清冷透彻的眼神,她不像一个会说谎的人,“你手上的玉蝴蝶……”

“什么意思?”夏菲不明白。

韩毅江嘴角扯过一点笑意:“只要是我韩毅江的女人,进房间,都必须要有玉蝴蝶,证明验身过关。”

夏菲气愤地大叫:“还验身过关?验身过关了,证明我干净了,就不管别人愿不愿意,就把人往这里带?你这是拐带!你这是强奸!!”

“这还是头一次有人用这样的字眼来形容我。”他的语气有点冷。

夏菲也冷笑一声地说:“难道不是吗?居然把人家给硬上了,隔天清早,还敢这么斯条慢理,嚣张个不行地穿衣服,扔支票?你当周日八点档啊?拍戏啊?人家一个好端端的人就那样给你斯负了,你还这么理直气壮?”

韩毅江实在听不下去了,他直接看着夏菲,稍加快语速地说,“我给你一个建议,你最好先去看看医生,检查一下你的脑子有没有问题,然后再回想一下你昨夜的主动,你当时没有反抗,没有嘶声裂肺吼叫,也没有要报警,现在我要走了,你再来给我出这一招?”

他的眼神一冷,“你有什么目的?”

夏菲气愤的冷笑,她咬着牙,握紧拳头,“我告诉你,我昨天才去看医生,医生说我有可能会得绝症,所以我这种将死的人,是不怕像个疯子一样,扑过去咬你,拿刀子来捅你,又或许抱着你,一起跳楼,所有会对付你的方式,我都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所以你最好不要用这种语气来跟我这个将死之人说话!”

韩毅江看着这个女人,他真的有点不可思议地笑说:“你是打算这样一直和我闹下去对吧?”

“如果你昨晚没有强奸我,我今天不会和你一直闹!”夏菲生气地说。

韩毅江真的很不喜欢听到这字眼,他冷脸微握拳头,沉声说:“我说过了,我韩毅江从来不强求女人,昨晚我进房间的时候,你已经躺在我的床上!像你这种货色,我有这个必要强来?”

“你说谎!!”夏菲对着他嘶声大叫,“我不相信你的鬼话!”

韩毅江冷着脸:“如果你不相信,我们可以调酒店的监控来看!如果查看结果,是你自己走进来的,你必须为你的言行举,付出代价!”

酒店监控室。

韩毅江与夏菲坐在沙发中,摆着同样的冰冷表情,看监控员调出了昨晚十一点至十二点时间段的录影带。

画面切入到总统套房那长长的回廓。

画面中只有数名客服人员推着红酒与威士忌走进总统套房,没有多久便走了出来。

回廓将近有十分钟时间,都仿佛是个静止画面,一个服务生与客人也没有。

监控员点着按钮,让录像快进……

终于,时间在十一点五十分时,电梯内出现了两个身影。

夏菲紧张地坐起了身子,疑惑地眯起眼睛,细看着画面中的那俩个人。

当她看到有个女生,穿着深红色的洋装,外披着雪白的皮草,吃力地扶着一个昏迷中的女孩走出了电梯时,她瞪大眼珠子,倒抽一口冷气,用力掩住嘴巴,以免自己颤抖害怕地哭出来……

昏迷的人是她,而那个红衣女子,是杨婉!

她回忆起昨夜西餐厅的一段对话:“我不会让她得逞,会有人替我去……”

夏菲不可思议地摇头,心脏扭成一团,强忍眼泪,她看着画面中的好朋友,正吃力地扶着已经昏昏沉沉的自己,果真推开了那总统套房的大门。

夏菲咬紧下唇,握紧拳头,瞪着泪眼,看着那房门缓缓地关紧了。

她绝望地闭上双眸,俩颗眼泪滚落而下……

韩毅江冷冷地看着夏菲,轻笑了一下,才缓缓地说,“看你这么震惊,画面中的人,你认识吧?”

夏菲依然紧抿着下唇,任由泪水颗颗滚落,带着最后一丝希望地看着画面中那扇关紧的门,渴望那个最好的朋友,能放过自己一马……

可是,最后那房门打了开来,杨婉一个人从总统套房走了出来,握着手机说:“喂,事情搞定了,我马上过来。嗯,我爱你。”

夏菲不可置信地看着那画面,双手掩脸,苍白无力地哭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是因为我快死了,你觉得牺牲我也无所谓?可是我们十多年的好朋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一直一直都那么疼你珍惜你,那么保护你,可是你怎么忍心这样对我?你怎么忍心啊?”

韩毅江冷看着她,或许猜到几分,他冷哼一声,并不同情地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你错信朋友,这是你活该!”

夏菲转过头愤恨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说:“我有什么可怜与可恨之处,关你什么事?”

韩毅江冷漠地转过脸看着夏菲:“当然与我无关!可现在事实真相摆在面前,你要为你今早对我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夏菲轻扯着嘴角笑了一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的整个世界被杨婉伤得粉碎,但她依然咬牙对面前的男人气愤地说:“是吗?付出什么代价?这个录像证明了一点,就是我……不是你们的人安排过来侍候你的!事实是你搞错了!我还没有追究你的责任呢!”

韩毅江神色一冷……

“拿着我的玉蝴蝶,错进了我的房间,让我跟你这种女人有过这么一个晚上,我还嫌脏。”韩毅江气愤地说。

夏菲一站而起,指着面前这个超级无级恶心的人,声音发抖地大叫:“喂!”

韩毅江冷冷地转过头,看着夏菲。

夏菲怒道:“这二十年,我连手都没有被男人碰过,我不是你眼里那种随便的女人!你把我人生中那么宝贵的初夜给夺走了!你还敢在这里说脏??你到底是不是人!”

韩毅江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夏菲,淡淡道,“你这么愤慨有什么用?你错进我房间是事实!你冤枉我也是事实!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耗着!这笔账,我先记着!”

他说完,就傲慢地站起来,大步地走了出去。

夏菲气愤地站在原地,眼泪滚落下来。

监控画面中,韩毅江正在保镖的簇拥下,走进了房间。

夏菲看着监控画面,哽咽地说:“就算只有一分钟生命,我起码也要为这一分钟,讨回一点尊言吧?”

这样想着,她立即转身大步走出监控室。一眼就看到韩毅江正在酒店领导的陪同下,走向电梯。

“等一下!”夏菲对着远处的人高喊。

韩毅江停下身子,冷冷地转过头,看着面前的女孩。

夏菲一步一步地朝韩毅江走过去,一边走一边掏出自己的钱包。

韩毅江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众目睽睽之下,夏菲冷挑着眉毛,“昨晚,有场交易还没完。”

韩毅江冷笑一声:“这么说,你最终还是想要钱……”

夏菲也冷笑了一下,“不!我想给你赏赐!”

她从钱包里抽出大红的一百块扔在韩毅江的华贵西服上,“别嫌少,你的技术,只值这么多!”

韩毅江的眼神一森冷,一股杀气升腾而出。

俩人紧紧地相看着对方,没有一点妥协。

韩毅江的眼眸冷凝得可怕,身边的人,个个都不敢作声,紧张地看着他。

夏菲懒得跟他继续纠缠,快步朝电梯口走去。

透过锃亮的电梯门,她看到韩毅江依然在回廓的那头背对着自己,动也不动。

那身影,冷硬,诡异,恐怖得如同死神般。

夏菲的心微微颤抖,赶紧收敛心神,看着电梯的数字终于到了三十八,梯门瞬间打开,她即刻逃命般的冲进去,一个转身,就要快速地按下关门键。

就在电梯门就要缓缓关紧时,韩毅江的身影,忽如鬼魅般,闪到她面前,手撑开了电梯门!

夏菲吃惊地抬起头,“你干什么?”

韩毅江突然冷笑一下,看着她说,“你的钱给多了。”

夏菲不解地看着他。

韩毅江盯紧夏菲那张脸,缓缓地一字一顿道,“所以,我们还要再来一次!”

“什……什……什么?”夏菲的脸色发白地看着他。

韩毅江伸手一把夏菲揪出电梯,将她狂压在墙边,冷盯着面前的女人,“我说你给的钱太多了!我重新补偿你!”

夏菲的眼珠子一瞪“你神经病!”

“我拿了你的钱,就不由得你选择!”他话一说完,就直接当着众人的面,捏紧夏菲的小手,拉着她总统套房内走去!

“你放开我!”夏菲吓得脸色苍白,混身冒着冷汗。

韩毅江瞬间如猛兽般直扑而来,将这个女人紧拥在身前,俯下头,吻上她苍白冰透的嘴唇,再次窜出舌尖,与她激情地纠缠着,甚至就要当众撕开她的衣服!

“唔……”夏菲的心脏跳得快要碎裂开来,发了疯地想要挣扎开他的钳制与热吻!

韩毅江的双眸闪烁着残忍的光芒,“怎么?你害怕了!你不是要扔我钱吗?我即刻满足你!你这么挣扎,是想在这里,还是回房间?”

酒店里的高层个个呆了地看着他们……

“你神经病!”夏菲拼命地拍打着他坚硬如铁的肩膀,“你放开我!”

“放开你?我还没有侍候够呢!”韩毅江冷笑着扛起夏菲,往总统套房快步走去……

未完

韩毅江要怎么惩罚夏菲呢?接下来会不会有更多羞羞的情节?


扫描下方二维码,后续情节更精彩

Copyright © 江苏发夹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