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都是购物狂,是天生的吗

五象公社 2019-11-15 13:21:16

三点钟左右,忙完手头的工作,我长吁口气。抬头望向窗外,对面的办公楼被雾霾笼罩,灰蒙蒙的,有种海市蜃楼的味道。空气真糟糕!


我调转视线,对着桌上的空气清新器,做了七八个深呼吸。看看腕表,离晚上七点请客户吃饭,还有时间。


何不找个地方,放松一下?我给主管QQ留言:“出门拜访客户”。然后关闭电脑,收拾东西,悄悄离开公司。


习惯上,只要超过三个小时不用工作,我就会去购物。何况现在,雾霾天气里逛百货商场,总比遛公园好些。于是,我锁定目标,驾车驶向商场。


“砰”的一声关上车门。从地下车库走向扶手电梯。我开启了自己熟知的购物流程。


在一楼,首先沿着珠宝柜台淡淡地浏览。基本上,我不会在百货商场购买珠宝,因为款式一般,价格也不便宜。


但是,我会在某个柜台前停下来,指着一条K金项链或者手链,让售货小姐拿给我。在脖子上试试,手腕上比比。


感觉不错,效果独特,就收入囊中。把小小的首饰盒,扔进手提包。从外观上,看不出我已然启动了购物行动。


在珠宝区买下一只新款“CK”腕表后,我踱步到了女鞋区。这一次,看中了一双黑色坡跟小牛皮鞋。家中鞋柜存有几十双黑皮鞋,平底、坡跟、高跟、尖头、圆头、方头……但是,黑皮鞋永不过时。


任何款式细微地变化,都值得全新拥有。我买下中意的黑皮鞋。当鞋盒套进纸袋的一霎那,我意识到,今天的购物行动,开始有了形体和重量。


上至二楼,卖少女衣饰的地方,我微感兴奋。在我如今的年岁,穿十六岁少女的短裙,或许过分扮嫩。


但是,二楼卖的很多配饰,值得收集。我快速逛了一圈,扫下两条围巾,一顶贝雷帽,四双时髦短袜,以及几个动物造型的小巧发夹。

有时候用少女发夹随意盘起卷发,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俏皮效果。所以在二楼购物,我只求货品闪亮,从不考虑做工质地。


三楼四楼的淑女区,才是我购物的重点。在三楼,我去了常逛的几家品牌店。从货架上慢慢拣衣服。那些熟悉的风格,预料的价格,让我保持冷静,不愿轻易出手。没有什么预订的目标。


我来买衣服,就是买衣服。纯粹购物放松,不为买哪件衣服,而在于“买衣服”这件事情。所以,我不需要特定的购物目标。


“买衣服”是惟一让我感觉陶醉的事情,我把时间和金钱都花在这上面。因为,我喜欢售货小姐邀请我“进来看看”的甜美笑容,享受她们拿出时装为我展示的殷勤姿态。


为了获得我轻微地点头,她们服侍我,围绕我,赞美我,目光诚惶诚恐。让我看到一种力量,我的力量。感到自己仿佛是命运的大赢家。


陶醉在她们热忱的服务中,有时候,遇到不喜欢的衣服,我也会买。为了顺应她们恳求的劝导。哪怕回家之后挂在衣橱。吊牌几年不摘,最后打包送人。


在三楼收罗了两条修身长裤,一身职业套装后,我变得不满。刚刚买下的衣服,似乎没有哪件真正出色。我要更加时尚,更加女性,更加让我看起来年轻美貌的时装。


到目前为止,遇到的衣服与家中的几乎一模一样。时针指向五点半,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我急忙踏着扶梯升上四楼。指尖在传送带上不停地敲击。最后的希望,就在这层。紧张的情绪不断攀升,心跳越来越快,眼睛四处搜寻。我必须动作迅速。在一排排的货架间,找到我的猎物。


快点,再快点!不够,还不够!找找,再找找。我要的衣服,在哪里?时间,该死的时间,此刻指向六点。


我扔下衣服,粗鲁地掀起试衣间厚重的幕帘,准备奔向下家店铺。募然,看到沙发上优雅地坐着一个男人。


他满是赞赏的眼神,落在隔壁走出的女孩身上。那女孩试穿了一件外套。亲密恋人相视一笑,牵手付账,然后离开店铺。我立刻吩咐售货小姐,“把那外套拿给我。”


小姐找出同一款式的外套。四种颜色,我轮番试穿。拿不定浅粉和玫红哪种颜色更好。干脆,两件都买。回去轮换着穿。


购物的欲望在这家店铺彻底爆发。什么都顾不上了,我还要买!这件试试,那件拿来!上衣、裤子、打底衫、外套、我都要。


最后时刻,疯狂血拼,试衣间里堆满衣服。我的脸颊绯红,唇干舌燥,穿衣脱衣,尖声喊叫。电熨斗“吐吐”地冒出蒸汽,把店铺的温度,升至最高。一个小姐忙不过来,又来一个,再来一个,她们奔跑捡拾,为我服务。


最后,我无力地坐在皮椅上,命令她们把衣服折叠,开票买单。购物结束了,我刷卡付费。狂热的兴奋,让位给极度的疲倦。


今天,总共买下十八件衣裤,鞋子一双,腕表一只,K金手链一条,帽子围巾发夹若干。我的信用卡,彻底刷爆。


这个月怎么还钱,还不知道。晚上见客户,我只想点一盘蔬菜沙拉。


我走在停车场,脚踩水泥地面。高跟鞋发出空洞的声响。


我的身后,跟着两个售货小姐。她们敞开怀抱,手捧我的新衣,面露微笑……


「五象公社」编辑整理,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Copyright © 江苏发夹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