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她与陆见深在床上醒来,成为陆家这辈子抹不去的丑闻.

言情小说吧 2018-07-12 17:00:20

言情小说吧

❶ 火爆优质小说推荐
❷ 微信充值看小说
❸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言情小说吧】


染指成妻:总裁,宠入骨


文/红尘斩

生母惨死,颜回一脚踏进陆家,从此多了个疼她宠她照顾她的小叔。

她在情窦初开的年纪情根深种,本以为自己能小心翼翼维持着暗恋不被发现,却在那一晚变得昭然若揭。

她与陆见深在床上醒来,成为陆家这辈子抹不去的丑闻。

爱错的是她,被扫地出门的也该是她。

他却堂而皇之将她揽进怀里,不屑冷视众人,“这有什么,大不了一辈子不要孩子。”

N年之后,早餐桌上,小包子举着勺子例行采访,“爸爸,说好的不要孩子呢?”

“出了点原则上的意外。”

“那爸爸最喜欢颜小受气包哪一点?”

“这不一定,九浅一深主要看心情。”


我要试读

第一章 报个警

 

小镇的冬天寒风刺骨。

  颜回挣扎着从雪壳中爬出来的时候,三个穿的花枝招展的女生已经笑着走远。

  寒风中裹着那几人嘲笑的声音,“怂成这样也敢向老师告状,她管谁借的勇气啊!”

“可能是梁静茹。”

“别说了别说了,人家好学生都这样!”

  好学生三个字,咬的特别重。

  颜回抖了抖身上的雪沫,无奈摇头。

  最后一节自习课,老师让她和班长两人看守纪律。

  颜回自知自己在班上的处境,任自习课上闹哄哄成了菜市场,也没多说一句话。

  反而是班长,被大家不守纪律又不听劝告气得狠了,去找老师告了状。

  放学前老师处理了几个学生,在教室吵闹不休的,交头接耳的,还有刚才打她泄愤那三个在自习课上涂指甲油的。

  当时颜回就预感到可能要糟,果然放学就被劫了。

  因为班长不好惹,因为班长是班花,她这个身材瘦小又怂又没存在感、除了成绩一无是处的人,就成了背锅侠。

  被“处置”的几个人都认为是她告的状,尽管自习课从头到尾她连趟厕所都没去过。

  颜回拉开领口检查了一下身上。

  还好,只有锁骨和胸口被踢青了两块,左胳膊有点疼,因为被打时一直用那只手臂护着头,所以脸上没挂彩。

  这样回家也不会被看出来,很好!

  活动了一下冻麻的四肢,颜回往家走。

  到楼下的小卖店门口,她看见旁边停了辆挺打眼的车。

  颜回不认识车,小镇里也没什么好车,不过有些东西看起来就高端大气上档次,比如面前这辆她在小镇从来都没见过的大轿车。

  她多看了两眼,才走进楼道。

  老楼楼道窗子很小,白日也是昏暗漆黑,饭菜的馊味混着下水的臭味,很提神。

  颜回上楼时,发现楼道中有和她重叠的脚步声。

  咚咚咚咚……你来我往。

  终于,两道脚步声在三楼的缓台处相遇。

  颜回微抬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便是一双堪比模特的大长腿,再往上,是一件黑色的休闲外套。

  站在楼梯上的男人身形修长,面容俊美,眼角带笑似的温柔。

  如果不是小镇破旧又落后,颜回甚至要怀疑是哪个偶像明星下乡镇来演出了,虽然她也不认识几个明星。

  怕自己的目光惹别人不高兴,颜回低下头往上走。

“你是颜回?”男人停下脚步。

  颜回闻言一顿,不由心中一紧,想这不是要债的吧?

  不过很快她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要债有三宝,纹身,光头,大金链子,眼前人身上一个特征都没有,应该不是。

  她转过身。

“颜回,十四岁,初中一年级,妈妈叫颜初雨,是吧?”男人唇边荡着笑,朝她走过来,“我叫陆见深,是你……算了,这件事稍后我和你细说,先带我见你妈妈。”

  见妈妈?颜回有点懵,一时搞不清这男人到底是干什么来的。

“七楼右手边的门,是你家对吧?我敲了半天,里面没人应,你妈妈不在家?”男人又问。

  颜回点点头,心想既然对方连确切地址都知道,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

“是我家,我妈可能出去了,我手机在家里,我回家给她打电话……”

  说着,转身往楼上跑。

“你不用着急。”陆见深见颜回瘦小的身子后面背着看起来足有二十斤重的大书包,提醒了一句。

  下一秒,颜回就听话的放慢了脚步。

  啧,陆见深笑了笑,想这小东西挺听话的,和家中那位大小姐倒是完全不一样。

  一瞬间脑中涌出好几个念头。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论出身不同对孩子的影响力。

——回陆家待上半年后这孩子能不能保持住这种呆萌的质朴……

“你妈妈挺忙的?”陆见深跟上去问了一句。

“恩。”颜回点头。

“忙什么呢?”约好了竟然还不在家。

“打牌……”颜回道,“打麻将,和……打扑克。”

  陆见深没忍住,笑了出来,“你真有意思。”

  颜回没明白自己哪里有意思,她说的都是实话。

  来到家门前,她掏出钥匙将门打开。

  一股怪味扑面而来。

  颜回只觉得腥得刺鼻,“见多识广”的陆见深却是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味道。

  颜家单面朝阳的房子不大,进门就是客厅,旁边就是卧室,相当一目了然。

  因此,地上那道拖布粗的血痕也是一眼就能看见,从门口延伸到卧室,干涸血迹上粘着几缕长发,周围则是凌乱的血色脚印。

  陆见深微怔的时候,颜回已经顺着血迹往卧室走去。

  她认出卧室门口掉落的那枚发夹,是母亲节时她送给妈妈的。

  还因此被骂了一顿。

“学别人过什么母亲节!有买发夹的钱不如给我打麻将!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脑中回荡着母亲的漫骂,颜回讷讷的走到卧室门口。

  入目一片血红。

  床上,地上,墙上,血淋淋的一片。

  宛如拍摄恐怖片的现场。

  颜初雨半个头颅陷进床垫中,赤裸的身子被鲜血晕染通红,肚子上……

  肚子上有什么颜回没看清,就被身后的陆见深捂住眼睛,一把扯进怀里。

“别看。”陆见深紧紧搂着怀中的小丫头,按着她的头不让她转开。

  怀中人先是呆若木鸡的僵硬,似乎用了一会儿时间反应,才改为冷冷颤抖,紧紧抓住他衣襟。

  时间漫长,点滴流过。

  直到颜回在他怀中平静下来,陆见深才拿出手机,打给楼下车内等着他的李杰。

“李律师,报个警。”

小说精彩后续戳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江苏发夹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