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大本科港大硕士,如今我转行手工

牛犊走笔 2018-12-02 09:01:37

黄璐 (refresh美好手作主理人 | 深大传播系2011届)


一开始听到四阿哥让我来分享自己的转行经历时,我是有点忐忑的。


在当下的社会语境中,做手工这个工种显然不及敲代码的搞金融的薪资优渥,也不像我们新闻学毕业生的本行——新闻人那样自带光环。转行手工这样非主流的经历,妥妥地脱离了别人家孩子的范本,我应该分享什么呢?


后来我想了想,热衷贩卖焦虑感的自媒体一抓一大把,若我能借四阿哥的平台分享“走弯路”的体验,能发出一点“贩卖治愈感”的声音固然是好,即使是被视为卢瑟的雷区并引以为戒,也算是为学弟学妹做了微小的贡献吧。


所以回到正题,我为什么转行做手工? 

 

在创立自己的手作饰品工作室之前,我也曾在机构中工作过。


转行第一个原因当然是因为梦想。每个人都有许多的梦想,只是多数人被纷繁芜杂耽搁,所谓梦想慢慢褪色


说起我的梦想还得回到我12岁时。彼时淘宝网尚未横空出世,但是广大女同学的审美意识已经萌芽。放学后,扮靓心切的少女们流连于学校周边的精品店,满墙的亚克力发夹和布艺发绳是一个个标签自我意识的符号。


作为爱美的女同学中的一员,我在日记本中写下“以后要开一家饰品店”的愿望,“要在店里摆满我设计的漂亮饰品!”


然而促使我认真考虑这个梦想成真的可行性,还得到了自己工作几年之后。


我从港大新闻硕士项目毕业后不久就入职香港凤凰卫视,因此在香港生活了四年。据我观察,香港虽以居住空间逼仄、生活节奏快闻名,当地居民非常擅长给自己“找乐子”。


一到假期,人们纷纷走出来行山踏青游水,我居住的新界大埔更是骑行爱好者的天堂。


除了室外活动,大家也开发了五花八门的室内活动。就在那时,我发现大街小巷里藏了许多DIY workshop,内容不限于手工、烘培、咖啡拉花,参与者大都是忙中偷闲的上班族。


我曾报名过一个羊毛毡手作班,跟随老师的指示,两个小时就能亲手做出一个漂亮的羊毛毡公仔,所获的成就感不言而喻。这样自己动手的workshop,何尝不是和接触自然、户外运动一样具有解压的功效呢?


从那以后,我开始在工作之余重拾儿时的手工活,断断续续的学习各种手工技巧。

  


与每天上班时被无数deadline追赶不同的是,我发现,做手工强调“慢”——手工讲究沉浸式体验,经历长时间的学习、试错、重复才能习得基本技巧,在熟悉工具和材料之后,还需向内挖掘自己的好奇心与创造力,方能成功做成一件心满意足的作品。这样的手工过程,令人不知不觉就倾注了大半天的时间。


身处公司等庞大的组织结构中时,我是流水线上的一环,每个环节只负责产出半成品;但是手工制作者本人就是一条流水线,我所产出的每一件产品包含了完整的理念、审美与技巧。


这种有悖于效率社会的单打独斗,对于当时以手工为爱好的我而言,充实了内心的幸福感。


我曾讶异于手工活对自己的改变,直到后来学习积极心理学方面的知识才恍然大悟。原来要维持稳定的正面情绪需要有意识地给自己增加幸福感发生的频率。


我们可能没法获得一份时时刻刻都快乐的工作,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多做一些让自己感到幸福的小事,从而令自己始终充满能量。学习后就能产出结果的手工活,正好满足这种”幸福小事“的要素。

  


而促使我把手工由爱好变成职业还是在我从香港回到深圳生活以后。


我去香港读研时,人们说的还是“北上广”;我从香港回到深圳后,深圳已经一跃成为超一线城市。科技园灯火通明的窗子是城市发展的缩影,大家口中谈论着的是多少个月的年终奖。


我也随着外界追捧的“快快快”,暂别了那些下班后捣腾手工的小确幸。保留跟手作有关的交集,则是每个月都会逛恋物志市集,那是忙碌生活中highlight。


市集在华侨城的院子里举行,院墙仿佛隔出了两个世界:院子外面是流水线产品构筑的所谓都市生活,院子里却充满了让人惊呼有趣的手作,尤其是手作饰品。


因为自己也曾做手工,看到别出心裁的手作时,仿佛也看见作者们为此付出的设计巧思以及难以计量的时间成本。


在这里,手工饰品没有大牌的logo,和工业化生产的商品截然不同,它们是质朴的、小众的、美好的。


更难能可贵的是,院子里总是热热闹闹,挤满了像我一样来寻宝的客人。这些客人认同手工的价值,并爽快地为之付费。


后来我读日本社会学家三浦展的《第四消费时代》才明白,随着经济发展、社会变迁,人们的消费习惯也在发生改变,从追求同质化到热爱小众,从借助物质展现自我到更加注重精神丰富。这让我意识到,手工这个行业的商业潜力不可低估。


再回到市集上,一片眼花缭乱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盛装打扮的摊主。他们眼里都闪着光。摊主认真装扮自己的摊位,让我想起12岁时自己驻足的精品店;摊主介绍自己手作的设计,让我又记起自己的梦想。


加上去年身心疲惫,让我有时间反思以绩效为唯一导向的工作是否适合自己。各路原因似乎都在说,去吧,去做你最想做的事。我总算下定决心,要以手作为媒介,离小时候的梦想更近一点。


我的手作饰品品牌“refresh美好手作”就这样诞生了。

  


我将自己做手作的体验称为refresh,中文即恢复能量。刚刚开始计划手作工作室时,尝试过许多媒介。


目前,refresh美好手作主推用蕾丝线等环保材料钩织的饰品,搭配珍珠、琉璃、金属等现代设计,形象则以花朵草木为主。


我喜欢从自然中汲取设计灵感,而棉线细腻的质感和温柔的色彩最适合用来体现自然之美。希望配戴我们的手作饰品,能唤起都市人对自然的热爱。


现在,我也变成了市集上一个眼睛里闪着光的摊主。



遇上许多喜欢我的手作的顾客,并与他们成为朋友,又给自己添了一个坚持下来的原因。和不同背景的顾客交谈,看到他们珍视手工技艺的价值,觉得未来越来越多的人会踏上手工这条“弯路”。


最近读的一期三联上有句话让我过目难忘:生活在碎片时代,不能像碎片一样生活。我感谢手工这种古老的技艺,让我在碎片时代仍能以整体的方式存在着。



Copyright © 江苏发夹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