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心碎的人无法康复

每天读点故事 2018-10-12 17:27:13

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
APP独家签约者:聂小杨

禁止转载

大云死了男人,一个人带着两岁的女儿在海鲜市场卖鱼。

“你婶儿给你介绍的对象,晚上去见见?”隔壁摊位的老方递过一张照片。

大云头都没抬,手里刮着鱼鳞,“不见,怕对妞妞不好。”

一旁玩耍的女儿拍着小手:“不怕,不怕。”

逗得大云和老方笑个不停。

老方抱起大云的女儿,“妞妞,咱给你妈妈找个好男人,好不好啊?”

妞妞笑着扯老方的胡子,“爷爷——玩——”

“走,跟爷爷玩骑大马去。”老方把妞妞驾到脖子上,去市场外玩摇摇乐。

老方的小孙子和妞妞同岁,老方一直希望儿子能再给他生个孙女,儿子以工作忙,没接他的茬。

常来照顾大云生意的刘阿姨拎着菜篮子:“老方这是想孙女想疯了,我看你就让妞妞认他当干爷爷吧。”

大云:“给人家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刘阿姨:“邻里街坊的这么些年,知根知底,攀个亲戚,以后你也省事不是。”

大云没接话,自打她搬来这里,老方两口子虽是她的房东,但待她更像亲闺女,她很感恩,但不表示她还要得寸进尺。

妞妞是大云的心头肉,眼下她只想将妞妞好好养大,也算对得起自己早死的男人。

耐不住老方两口子的劝说,大云还是去和那个照片上的相亲对象见了一面。

男人叫张凯,是名小学老师,教语文。

“我前几年得过一场大病,不能生育,如果我们将来在一起,我一定当妞妞是自己的亲女儿。”张凯坦白过去。

张凯很中意大云,不过大云对他没意思。

老方做说客:“虽说不能生育,可是不影响使用功能,真的,你婶儿特意问过他的。”

大云红了脸,“不是那个原因。”

老方不明白:“那是为啥?”

“没感觉。”大云低头给妞妞喂饭。

隔三差五,张凯常来大云这里买鱼,买了鱼也不急着走,和妞妞玩半天,有时还帮忙招呼生意。

老方开玩笑:“还没扯证呢,就急着上岗当爸了。”

张凯低头笑着,逗怀里的妞妞“咯咯”笑个不停,小姑娘肉呼呼的,像个人参果子,白嫩嫩,香扑扑的。

一个大雨天,大云招呼完最后一个客人,扭头一看,妞妞不见了。

她寻遍了市场里外,不见妞妞踪迹。

老方那天感冒在家歇着,没出摊,接到大云电话,和老伴披着雨衣出门寻找。

老方:“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市场人来人往的,不看紧一些。”

大云:“妞妞一直很乖的——”

老方:“妞妞两岁懂什么,现在坏人两个字还能写脑门上?你这个当妈的心怎么这么大啊。”

老方犹如丢了亲孙女一般急赤白脸,大云捂着脸,只是哭个不停。

报了警后,警察很快在离市场很远的一间废弃仓库找到了妞妞。

妞妞下身全是血,呼吸微弱得很,送去医院抢救了两天两夜才保住一条命。

医生说妞妞被人侵犯,今后只怕都没办法生育,甚至站起来的可能性也很小。

大云不信:“她才两岁啊。”

警察询问大云,妞妞不见那天,有没有见到可疑的人。

大云喃喃:“她才两岁啊,她连话都说不全啊。”

一位女警可怜大云,给她递上一杯水:“在你眼里,她只是个孩子,在坏人眼里,她就是一个发泄工具。”

市场老旧,监视探头多是摆设,警察费了许多功夫,在离市场两条街的路口,查到了案发当日,张凯抱着妞妞,走进一家便利店。

张凯的解释是那天他去市场的路上,看到妞妞一个人坐在马路边哭,他就抱着妞妞去买糖吃。

张凯:“我带妞妞走到市场门口,接到学生家长的一个电话,等我打完电话,妞妞就不见了。”

对于张凯的话,警察并不全信,市场里许多人说张凯常来大云这里,可和大云也说不上几句话,倒是对妞妞亲热得很。

大云想到张凯平日的举动,的确对妞妞比对自己更上心。

人心竟是这样可怕,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小学老师,竟然是披着人皮的禽兽。

大云举着伸冤的牌子,在学校门口一跪就是好几天。

丑闻传千里,张凯班上的学生家长联名写信,要求学校解雇张凯,毕竟那可是个连两岁女童都下得去手的“恶魔”。

不论张凯如何解释,学校还是强制让他先“休假”。

张凯:“我是无辜的,警察都没找到证据定我有罪。”

校长:“你是不是无辜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人信。”

小学教师性侵二岁女童,成为了城市里的新闻热点,张凯的住址,社交ID统统被“人肉”出来,他成了过街老鼠,躲在家里不能出门。

医院病房里,妞妞哭闹着不肯吃饭,大云一下子老了十岁,白发丛生。

各路记者将病房挤得水泄不通,对着各家的镜头做声泪俱下的报道。

护士:“请你们都出去,孩子需要休息。”

主治的医生让她少管,“院长早就交代下来了,别拦着那些记者,咱们医院正拉投资呢,需要正面新闻撑着。”

护士不忍:“那么小的孩子,已经够可怜的了,还这么折腾她。”

医生指着自己两夜没合眼的样子,“谁不可怜?今年奖金要还是那么一丁点,我老婆铁定跟我离婚。”

茫茫人海,萍水相逢,谁的悲悯多一些,谁又只是冷眼相看。

张凯最终也没被抓起来,警察说证据不足,他们让大云仔细回想,案发当日,还有谁接触过妞妞。

大云苦思无果,“街坊邻居的,每天就是那些人来来往往,从来没出过事,就是张凯来了之后,妞妞才出的事,不是他还能有谁?”

罪案背后总有凶徒,大云依据常理判断,她和张凯鲜少来往,张凯却凭空对妞妞那么好,不是另有企图是什么。

老方给大云送过几次钱,“这是我和你婶儿的心意。”

大云推让,“房租我还没交清,我不能再要你们的钱了。”

老方硬是将钱塞到大云手里,“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和你婶儿更没脸了,要不是我们介绍张凯给你认识,妞妞也不会——”

大云咬着牙,“我就是赔上自己这条命,也要把他告进牢里。”

法制频道做了几期儿童性安全的节目;民生频道播出了妞妞躺在大云怀里大哭的镜头;社会新闻报道了妞妞的事情,号召大家捐款帮助可怜无助的单亲妈妈。

妞妞出院后,大云的银行卡里还在陆续收到来自各方的捐款,还有许多人寄给妞妞洋娃娃,给妞妞写信,鼓励她阳光地活下去。

老方:“这世上还是好人多。”

大云擦拭着妞妞的轮椅,“坏人更多。”

为了给妞妞讨一个公道,大云每天都去找警察。

“大姐,你回去吧,我们也希望早点抓到坏人,但凡事要讲证据,不能胡来。”警察好言相劝。

“张凯就是害我女儿的人,就是他,是不是他给了你们好处,你们才不抓他。”大云堵在大门口。

大云去的多了,大家就都躲着她,知道和她说不清楚。

张凯工作丢了,也没人再敢给他介绍老婆。

大云隔三差五就会去张凯家,隔着门板,“姓张的,你别得意,早晚有一天,我让你把牢底坐穿。”

“不是我,我是无辜的。”张凯在屋里大喊。

大云不信,外面围观的人也不信,人们都在等着警察来把这个畜生带走的那一天。

甚至连张凯自己,也在心里等着警察上门的那一天,也许真的被抓进牢里,他才有松口气的机会。

既然人人都认为你是凶手,那么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重要的呢。张凯想起校长的话,觉得入木三分。

日子蹉跎,妞妞到了上小学的年纪。

大云收拾东西,计划带着妞妞去学校附近租房子。

老方黯然:“妞妞,以后想爷爷了,就给爷爷打电话。”

妞妞看着地板,没有吭气。妞妞长成了一个沉默的孩子,大云想,这都是张凯的罪过,这个天杀的还没被抓起来,老天真是不长眼。

妞妞入学的第一天,大云在校园里看到了张凯。

有学生向张凯打招呼:“张老师好。”

大云几乎晕厥,张凯居然成了妞妞学校的老师,到底还有没有天理了,她愤怒地冲上前去。

张凯看到大云,也几乎昏倒,自己花钱托人,总算在这所小学重新找了份工作,居然又和那个女人遇到了,还给不给他活路了。

当天,校园里传开了两件事情:张凯老师是个强奸犯;一年级那个坐轮椅的新生被强奸过。

张凯面如死灰。

妞妞无地自容。

大云不肯罢休。

好吧,既然你不肯放过我,我也没什么好躲着的。张凯终于想通了,他拎着一把西瓜刀,敲开了大云的家门。

警察将大云的尸体抬走时,张凯带着手铐被塞进警车,嘴里说着听不懂的话:“早该这样,早该这样。”

法制频道做了几期单身女性安全预防问题;民生频道给了妞妞一个表情木然的镜头;社会新闻连着三天追踪报道了张凯在牢里的心路历程。

哗然过后,人们又去关注新的热点。这个web3.0的时代,信息大爆炸,不及时补充新资讯,会和别人没有谈资的。

老方家,妞妞穿着小背心,躺在床上。

老方走进来,侧身躺到妞妞身边,“以后,你就是我孙女,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领养手续都办好了,妞妞的名字写进了老方家的户口本。

老方的老伴在隔壁睡得香,老方一条腿伸进毯子里,一只手也随着探了进去。

老方温柔地笑:“乖,别叫,不然奶奶听到了,会把你扔出去。”

妞妞双手攥着被单,一声不吭。

老方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粉色的发夹给妞妞带上,“喔,真可爱。”

妞妞出事的那个早晨,大云抱着妞妞路过一个饰品店,她挑中了一个粉色的发夹,“妞妞,喜欢吗?”

妞妞伸出小手抓住:“好,好。”

大云付钱,给妞妞带上,“喔,真可爱。”

老方从房间离开后,妞妞将发夹掰断,扔到了地上,她讨厌粉色,因为代表耻辱。

妞妞不记得,在她生命的最初两年,粉色是她最喜欢的颜色。

妞妞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只记得妈妈一直阴着脸,直到她死,眉间的锁也没打开。

清早,老方出摊去了,老方的老伴送妞妞去上学,“妞妞,你可要快快长大,你妈妈一直盼着你好好的,我和方爷爷会好好照顾你的。”

妞妞照理不讲话,大云眉间的锁,落在了妞妞心上,钥匙丢在了那个慌乱的大雨之日,再也找不到。

课堂上,妞妞被同桌欺负,老师让那个调皮的男生去教室后罚站,“妞妞经受了你们想不到的磨难,我们应该关爱她。”

老师动容的话,教室里响起嘤嘤的一片哭声。

妞妞低着头,充耳不闻。侮辱与悲悯,都与她无关,人们付出同情,感动的往往只是自己。

疮疤被一再揭起,围观的人凑近观看:“真可怜,看得我心都疼了。”

但是他们转头之后,不会看到,真正心碎的人,被他们留在原地,伤口渗血,无法康复。(原标题:十九夜之第八夜:陌生人)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江苏发夹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