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内评比获奖作品】发夹

湖说 2018-12-05 07:06:19

微信ID:hushuo2015

『 湖说,打造高校原创文学品牌 』

【原创专栏】纯文学交流  转载请联系湖说

发夹


任巧玉

今年冬天的藏北比他预想的似是更冷了些,尽管黄生已经在这儿呆过了两个季度的寒冬,但也还是不能适应。他哆嗦着熟悉地从内层衬衣中拿出发夹,金属发夹上散出的热气把他的思绪也带远了。

黄生是个地道的南方人,家在回归线以南的海边,放眼望去,湛蓝的天倒映着海和他的童年。参天的古树,低矮的丛林,放到哪哪都是绿的。若不是教室里那棵常绿的仙人掌,他都快忘记绿色是什么颜色了。他很是感谢,因为这能提醒他,他的家在哪。西藏的天,很蓝,蓝得他慌了神:也不知道武汉的天怎么样了,是不是雾霾大得让人不愿出门,更不想来这,那你要来这里看蓝天吗?也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上课了” 他才发现孩子们早已端端正正地坐好了。看着孩子们红扑扑的脸上还挂着课间嬉笑的愉悦,他把那些还未发芽的念头挤出了脑海。

黄生有一个天蓝色的箱子,不大像是男生的储物柜,有些年头了,放在他那灰蒙蒙的宿舍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很少打开,因为他怕打开后他会压制不住他的思念和离开的冲动,所以他不敢。因为是一个学生来交作业时不小心撞开了,那是学生们第一次看见温文尔雅的语文老师骂了人,骂得挺凶的。学生哭了,隔壁的周老师也听见了,此后他再也没让人进去过他的宿舍。而那学生也还记得撞出来的是一大堆的车票信件和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盒子有两个凹槽,像是什么贵重物品。学生还不能认识很多字,只记得两张不同的车票里的两个字——“汉”和“宁”。

那是黄生大学四年去南宁的车票和他女朋友见面的,哦不,应该是前女友了吧,他想着。信件也是他们的,尽管那时QQ和手机都可以联系,但他俩却热衷于写信。因为梁钰曾说过: 你的字真好看像天上的星星会发光。

梁钰和黄生是高中认识的,互相喜欢着三年却谁都没有勇敢的跨出那一步。毕业时黄生趁着酒劲表白了,顺理成章的在一起的他们面临的是异地。因为梁钰高考前发烧而失常发挥,去不了武汉,他想过复读,可家里的情况不允许。他们的感情很稳定,唯一吵过的一次架是在大二,那是梁钰瞒着黄山去做兼职 ,回学校的路不远也算安全,所以她以为没有必要和黄山说。平安地过了一个月,直到有一天,因为是加班回去晚了碰到几个混混,机智脱险的,她却不小心说漏了嘴。后来他们吵了一架,以梁钰辞去工作而告终。倒是黄生却做起了兼职,车票也买得频繁了些。梁钰便很少有机会买票去武汉了。他们想过毕业后都在南宁找工作,因为南宁暖和。

但人总料不过天的,不是吗?

大四时,黄生和三个舍友约好去西藏看大冰。他叫了梁钰,她有事推脱了。回来后,黄生像是变了一个人。一直没往南宁的公司投简历,梁钰旁敲侧击过好多次,黄生不知是没听出来还是假装不懂。他开始频繁地往西藏跑,梁钰以为他生气了,无奈地去了武汉。本想给黄生一个惊喜,去到那里却被告知黄生去了西藏玉树,于是梁钰也跟着去了。到了那打电话给黄生“我到玉树了,你在哪?”黄生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地说出了希望小学。梁钰到的时候,看见的是黄生在给孩子们上课,脸上奕奕有光。而孩子们的笑声她隔了老远都听见了。下课了,孩子们围着让他说大城市里的故事,像是繁星找到了太阳。等到孩子们都走光了。他锁门转身看见了她,她似是不很适应这儿,有些喘,微红的脸上那双忽闪忽闪的眼睛特别耀人。

“毕业后我会来这。”

不是商量不是疑问,没有任何的修饰与语气词。

眼里有的是她从未见过的坚决,哦不,她见过一次,是在说照顾她一辈子的时候。

“嗯。”

他说完后,他们都安静的待了许久。她还是在他坚决的眼里看出了一些希翼,可她撇了头。

她走了,除了那一个单音词什么也没留下,而那对话也像是在问“你吃饭了吗?吃了。”这么平淡。

草都枯了,冬天可是我最讨厌的季节了。黄生想着,便趁着最后一点的时间对同学们说“老师又要离开两天,你们在学校好好听话,有事找周老师,回来给你们带好玩的哟。”孩子们脸上有失落,但还是响亮的回答了好,一声嘀咕还是传进了黄生的耳朵里了“又到十二月二十三号了啊。”

黄生从玉树回去后辞去了南宁的工作,跑到武汉去了。

黄生去武汉的车票被退了,大雪封住了去路,要过好几天才能通车 ,只能转拉萨,而现在通往拉萨的票早就卖光了。他在宿舍呆了两天没有出过门,手上一直握着的是那单个熊猫发夹。但这次放回的地方不再是内层寸衣了,而是橱柜里的包装盒,他想着:找个时间寄回去吧。

推开门发现今天的天气格外好,好到不远处的女孩头上的发夹让他晃了神。他想着:西藏也有海市蜃楼吗,嗯,看一眼就好了,知道她过得好就好。可抱着他腰上的两只手是怎么回事,他摸了摸女孩的脸,嗯,真的。随之传入大脑的声音更是让他怔住了。

“我已经存好了让我弟上大学的钱,我可以来找你啦。”

他看完蓝蓝的天空,终于明白今天为什么天气会这么好了。

他低头,把下颚放在她头顶上,细声问:你不怕吗?

不怕。她从包里拿出了一张24号的车票,说,我过了拉萨后就封山了。

这张票放在储物柜子里新旧不一样,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是我和你认识的第十年生日,我娶你,好不好?”

“以后男孩你教,女孩我教。”

他笑着说好,搂住她,给她别上了发夹。

那一对熊猫发夹在希望的蓝天下显得奕奕有光。


☞点击阅读,往期也很精彩

【大赛获奖优秀奖作品】平凡的家

【大赛获奖优秀奖作品】王二狗的家

【大赛获奖优秀奖作品】归途







  湖说,于2015年3月26日正式上线,为广西民族大学相思湖文学社公众刊号,倾力打造高校原创文学品牌,目前已获得原创保护、留言及赞赏等功能,坚持为广大文学爱好者提供展示与交流的平台,能够有效保护作者的版权。

hushuo2015

湖说,打造高校原创文学品牌

长按关注

更多精彩尽在与你相伴的每一期


微博

@广西民族大学相思湖文学社

投稿邮箱

xiangsihuwenxueshe@163.com

投稿规则(点击链接获取)




相思湖文学社

新媒体工作小组出品

图片:网   络

编辑:韦柳晓

审核:潘   倩







Copyright © 江苏发夹价格联盟@2017